119 杜甫七律《遣闷,戏呈路十九曹长》读记

栏目分类119 杜甫七律《遣闷,戏呈路十九曹长》读记

你的位置:快猫app黄色-禁忌乱情短篇合集小说手机官网-欧亚网站成本大 > 快猫app黄色 >

119 杜甫七律《遣闷,戏呈路十九曹长》读记

发布日期:2021-10-13 07:50    点击次数:184

杜甫七律《遣闷戏呈路十九曹长》读记

(小河西)

遣闷戏呈路十九曹长

江浦雷声喧昨夜,春城雨色动微寒。

黄鹂并坐交愁湿,白鹭群飞太剧干。

晚节渐于诗律细,谁家数去酒杯宽。

惟吾最爱清狂客,百遍相看意未阑。

此诗作于唐代宗大历二年(767)春(三月迁赤甲之前)。时杜甫56岁,客居夔州西阁。“遣闷”指排遣烦闷。《旅泊》(唐-李群玉):“短篇才遣闷,小酿不供愁。”《赠渔者》(唐-胡曾):“自为钓竿能遣闷,不因萱草解销忧。”“曹长”是官职别名。《唐国史补》(唐-李肇):“尚书丞郎、郎中相呼为曹长。”

首联:江浦雷声喧昨夜,春城雨色动微寒。

江浦:江滨或泛指江河。《吕氏春秋-本味》:“江浦之橘,云梦之柚。”《采莲子》(隋唐-杨师道):“采莲江浦觅同心,日暮风生江水深。”

喧:《玉篇》:“喧,大语也。”《饮酒》(东晋-陶潜):“结庐在人境,而无车马喧。”《同州还》:(北周-庚信)“上林催猎响,河桥争渡喧。”

春城:指春天的夔州城。

雨色:雨;雨景。《宿巫山下》(唐-李白):“雨色风吹去,南行拂楚王。”《宿东溪王屋李隐者》(唐-岑参):“晚来南村黑,雨色和人烟。”《山行留客》(唐-张旭):“纵使晴明无雨色,入云深处亦沾衣。”

大意:昨夜江上雷声阵阵。春天的夔州城因雨萌生寒意。(写景。喧雷、寒雨。渲染环境。)

颔联:黄鹂并坐交愁湿,白鹭群飞太剧干。

并坐:《车邻》(先秦-诗经):“既见君子,并坐鼓瑟。”《贻华阳柳少府》(唐-杜甫):“并坐堂下石,俯视大江奔。”

交:交相,交互。

太剧干:此三字费解。“剧”本意是表示程度,即“甚”,“厉害”。“太”也是表示程度。似有重复。也有人说“剧”与“愁”相对。“剧”有“戏耍”、“玩”的意思。例如《长干行》(唐-李白):“妾发初覆额,折花门前剧。”这样“太剧干”就理解为“太喜欢在干中玩耍”或“太喜欢干”。也就是还觉得雨太小了。这样虽解释通了,但似乎有点牵强。

大意:一边是一对黄鹂并坐在一起愁空气太湿。一边是一群白鹭在雨中穿飞,还显雨不够大。(黄鹂怕雨白鹭喜雨。人也是各有所好。)

颈联:晚节渐于诗律细,谁家数去酒杯宽。

晚节:晚年;晚年的节操。《济上四贤咏崔录事》(唐-王维):“少年曾任侠,晚节更为儒。”《宋书-陆徽》:“年暨知命,亷尚愈高,冰心与贪流争激,霜情与晚节弥茂。”《谢翰林学士表》(宋-苏轼):“敢不激昂晚节,砥砺初心。”

诗律细:对诗律细致推敲。

宽:多,富裕。《治平篇》(洪亮吉):“以二人居室十间,公田一顷,宽然有余矣”。酒杯宽:酒多。《鹧鸪天-子似过秋水》(宋-辛弃疾)“穷自乐,懒方闲。人间路窄酒杯宽。”《浣溪沙-黄钟》(宋-周邦彦):“幽阁深沉灯焰喜,小炉邻近酒杯宽。”

大意:到晚年,写诗确实是更注意细细推敲“诗律”,饮酒有谁家可以屡去畅饮?(晚年虽然诗律更细,但知音愈稀,路十九是难得的知音,其家可以“数去”,其酒可以畅饮。所谓“酒逢知己千杯少,话不投机半句多”。两位看来是饮酒赋诗的知己。“酒杯宽”,不单纯是酒多,更重要的是共同语言多。)

尾联:惟吾最爱清狂客,百遍相看意未阑。

清狂:痴情,放荡不羁。《陪侍郎叔游洞庭醉后》(唐-李白):“三杯容小阮,醉后发清狂。”《壮游》(唐-杜甫):“放荡齐赵间,裘马颇清狂。”《无题》(唐-李商隐):“直道相思了无益,未妨惆怅是清狂。”

阑:尽;衰退。《冬夜载酒…》(隋唐-王绩):“思君夜渐阑,载酒一相看。”《从岐王过杨氏别业应教》(唐-王维):“兴阑啼鸟换,坐久落花多。”《七夕》(唐-祖咏):“闺女求天女,更阑意未阑。”

大意:只有我最爱这种痴情的不羁之人,我们彼此相看彼此相知百看不厌。(所谓“戏呈”指末句。这句确实有点开玩笑。)

本诗的意思较难解。首联当然是写景。写的是春天的夜晚雷声喧腾,春雨带寒。这是个寒冷、喧闹的夜晚。颔联说,黄鹂愁雨,白鹭喜雨。好像说的是人各有爱。颈联说到自己晚年有兴趣推敲诗律,数次到路十九这里饮酒赋诗,畅谈畅饮。似乎在说即便是喧腾的雷声寒冷的雨中,黄鹂和白鹭也是有人欢喜有人愁一样,我对诗律的如痴如醉的追求,只有到路十九这里才能得到理解。尾联自然对“酒杯宽”给出了答案。彼此都是痴情之人(这里包括但不限于对诗、对酒的痴情),彼此也相互欣赏。本诗末句虽有“戏”的意味,但诗中的感情还是真挚的。诗中“清狂客”三个字意味深长。有痴情的意味,有孤独的意味,有不被人理解的苦恼,也有被知心朋友理解的欣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