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乐小说 - 其他小说 - 万族之尊在线阅读 - 第三卷 君炎再临 第1717章 “良好”的认错态度

第三卷 君炎再临 第1717章 “良好”的认错态度

        就在江风,根据自己的灵能感知结果,与刚刚在被治疗过程中的直观感受,对眼前这温婉女子的大体实力,以及其所对标的修者阶级,作出大致评估的时候,这女人已经完成了,对他的治疗,转而扭过头去,望向了站在她的身后,那直到此刻,依旧是满脸得不知所措,只得通过挠头顶、咬手指头,等一些肢体上的小动作,来纾解心中压力、掩饰自己的慌乱,可是却做得十分拙劣,惶恐之情十分明显、已经溢于言表的魁梧男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温婉女人,明明仅仅只是,瞥了那魁梧男人一眼,这外形彪悍的大块男,就像是被一根,锋利至极的针,给剜破了皮肉、直达身体内里了一般,更加不敢抬头,与自己的女同伴对视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连他身体上的那些,动作幅度原本就比较微小的、表现得极其不安的肢体动作,此刻也是随之,看起来变得更不明显,但是频率,却是只增不减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种迹象,无疑能够表明,这如同一座铁塔一般,体型高大的魁梧男子,十分地“惧怕”,自己的女同伴——

        明明那温婉女子,如同在阳光的照耀下,清澈至极的水波一般,明媚温暖的眼眸,即便是在有意“瞪”人的时候,也会给人一种柔和感,却是能够把这实力,与他的外形一样,骇人彪悍的大块头,给吓成这副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眼看着自己的男同伴,并没有任何,想要检讨自身、承认错误的意思,只是在通过各种各样的小动作,来逃避自己的审视,这温婉女人,不由得叹了口气,尔后很是无奈,同时又略微带有,几分怒气的责问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怎么搞得......下手没轻没重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若是真的把人,给打出什么毛病来了,那可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得益于自身,或者说是“受限”于自身,水准过高的形象与气质,这温婉女子,明明是在训斥,自己那魁梧强壮的男同伴,却依旧是令江风,感觉她的语气、措辞与口吻,听起来是那么得温柔,她的语调与音量,更是如同溪水小流一般清脆悦耳,与高亢、聒噪等形容词,可谓是毫不沾边儿。

        虽说如此,但是与此同时,这温婉女子,又莫名其妙地令江风,感觉她自带有一种,与她自身的气质、形象,稍微有些违和、矛盾的威严感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像不论是在,江风的面前讲话,还是在那实力强悍、身材魁梧的神秘猛男面前讲话,这年纪与他们二人极为相仿,甚至是要更小上一些的女人,都像是家族里的某一位长辈,在语重心长地教育,自己的晚辈一般,令人在感觉,心悦诚服的同时,又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听了这温婉女人的一番教导之后,那与江风和自己的女同伴,相隔了有将近五米远的魁梧男人,在哼哼唧唧了,好一阵子之后,才用明显有些委屈,与不服气的口吻、语调,回答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已经不再是个孩子,而是个成年人了......就算让这小子,稍微受一点儿跌顿,那又能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他不能太温柔,知道不,堂堂一个大男人,怎么能稍微受上一点儿委屈,就要死要活、天雷地火的......怎么能够这么脆弱呢?要知道,我这可是为了他好呀!”

        虽然这神秘壮汉,嘴上依旧是不肯松门儿,说的话听起来,也明显有些不服气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这里所说的“不服气”,更多的显然是在针对江风——

        这大块男,显然是把自己的女同伴,因为江风这臭小子,而责怪自己的不满情绪,全部都迁怒给了江风,可不是也可不敢,真的是因为“不服管教”,而在责怪那温婉女人,说她教导自己的话不对。

        实际上,对于自己的女同伴,这魁梧猛男,此刻的表现与情感,更多的应该算是“委屈”,而非是愤怒与不满、不服才对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不掺杂个人感情,站在第三方的角度来看,真正像是一个,柔柔弱弱的小孩子,稍微受上那么一点儿委屈,就感觉承受不住、寻死觅活天雷地火的家伙,此刻说得反倒更像是,这给人极强反差感的魁梧猛男,而并非是,正站在原地,静静地看着,眼前这一出好戏的江风才对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,这神秘壮汉,不敢直视自己女同伴的娇羞神态,还有他那不停地咬着,自己的手指甲,然后用自己,早就已经被咬了个半秃的手指甲,去挠自己的脑袋等,一些幅度细小,却仍然十分明显,一点儿都不难以发现,频率也是不断增高的肢体动作,还是出卖了,此刻他那诚惶诚恐的内心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在“嘴硬”了一番过后,被自己的女同伴,又瞪了一眼的魁梧猛男,就再也不敢,与那温婉女人,顶上哪怕半句嘴了,转而清了清嗓子,极力地换上了一副,勉强能够算是认真、严肃的面孔,或者说是,对他来说、放在他的身上,尽最大可能严肃、认真的面孔,尔后对江风,再度进行了自我介绍:

        “臭小......小伙子,你好,我叫姜潮,”说到这里,他又扭头瞥了一眼,自己的女同伴,尔后补充道,“她呢叫秦风,刚刚是我出手太重了,我在这里给你道个歉,对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这神秘猛男言至于此,江风微微地冲着对方点了点头,算是以此来告诉对方,自己已经原谅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这大块头,刚刚差点儿要了自己的命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江风感觉,自己的身体,在经过对方女同伴的救治过后,不仅各方各面,全部都恢复到了全盛状态,而且整个人,此刻都变得活力四射、神清气爽,无论是身体状态,还是灵能与精神状态,要比前一段时间,因为整日特训连轴转,而几乎整天都沉浸在,疲惫之中的各方面状态,俱是要好上许多。

        再加之,这脑子看起来,就不怎么灵光的家伙,认错的态度,还勉强算是比较良好,江风索性也就不想,再在此事上,继续与对方,过多地计较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如果他们两个人,真的是自己的亲传师傅,给自己请来的陪练,那么在接下来,绝不算短的一段时间里,他还要与对方配合,甚至可以说是,要仰仗对方的指点呢。

        要知道,眼前这大块头的脑袋,虽说的确是不怎么灵光,但不可否认的是,对方在剑类武器操控技巧方面的造诣,还有在肉身、灵能等诸多方面的能力水准,显然俱是要强过江风,远远不止一两个档位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江风明白,对方的身上,还是存在有许多,可供自己学习之处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谁曾想,江风才刚刚动了,想要原谅对方的念头,这大块头就贼兮兮地笑了一下,忽然间又补上了一句: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了,也不能只怪我下手太狠啊......还得怪你太过脆弱、小身板太不经造才行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想想,我可是根本就没有使出全力,这又怎么能,只怪我下手太重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句良心话,我可是就连一成功力,都还没有使出来呢,不过只是简单地陪你,玩上了一玩,没曾想,你小子就已经被揍趴了......我怎么会知道,老秦头亲自精挑细选,选了几百年才选出来的唯一亲传弟子,竟然会是这么得不堪一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老秦头就是老了,不中用了,那八百年积攒下来的、识人的眼光和经验,现在看来,不过也只是如此尔尔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大块男的话,令江风火气上涌,差点儿又要当场发作。

        对方倘若单单只是说江风自己,那便也就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对方所说的话里,还明显地带有,侮辱或者说是,嘲讽自己亲传师傅的意味......这江风可就不能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平心而论,江风与秦笙之间的感情,绝对远远说不上,是多么得真挚、深刻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既然江风,已经答应了,要成为秦笙的亲传弟子,并且也切实坐实了这一身份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么从某种角度来讲,现如今的江风,就已经有了,自己人生中的第二个“父亲”,而他自己所扮演的角色,也多出了一个“儿子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做“儿子”的,听见有人嘲讽自己的“父亲”,哪怕只是名义上的儿子与父亲,会因此而感觉,有些不忿与不爽,当然是理所应当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更何况,对方还不光只给了江风,一个“秦笙的亲传弟子”,这么一个响当当的虚名,而是也切实给了江风,诸多的好处,并且还为江风,付出了许多心血呢。

        实际上,若是非要做一个,“量化标准”的话,那么单单只是秦笙,送给江风的那数十近百瓶高档灵酒,还有那件具备“自我成长性”的高阶灵骸,以及秦笙在这段时日以来,为了给江风,制定特训计划,与悉心陪江风进行训练,所花费的时间与精力,就已经足够江风,为对方嘲讽自己亲传师傅的话,与对方好好理论上一番,甚至是以“物理”服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若是让江风,现在就为秦笙卖命的话,那断然是万万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若是听见,有人在背地里,光明正大地嘲讽,自己的亲传师傅,江风会平添出几分火气,倒还是切实存在的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epzww.com      3366xs.com      80wx.com      xsxs.cc



        yjxs.cc      3jwx.com      8pzw.com      xiaohongshu.cc



        kanshuba.cc      hmxsw.com      7cct.com      biquh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