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乐小说中文网 - 都市小说 - 七世神君在线阅读 - 第0198章 道姑身份

第0198章 道姑身份

        随着石怀宇整个人跌落,周围的小道姑,以及斜尖村的几个村民,相继顺着脚底下忽然开裂的一道裂缝跌落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他们跌落的深度不高,也就三五米高低,而且,跌落的位置,是一片水洼地,很冰凉,如同冰水一样的水洼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小道姑身手敏捷,她在跌落的一刹那,连忙运功,脚尖点地,立即飞掠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石怀宇却是没有那么幸运,他几乎整个身体都落入了水潭里面,然后,接触到水面后,一股奇冷无比的寒流侵入心肺,石怀宇顾不得那么多,连忙扑腾着朝向岸边游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上岸后的石怀宇,听见扑通扑通的好几声声响,回头一看,斜尖村的七八个村民们相继掉落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石怀宇顾不得那么多,连忙招呼小道姑救人,手忙脚乱的,将斜尖村的那些村民们救了上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等这些人上岸怨声载道的时候,石怀宇连忙朝四处审视,这一看不要紧,只觉得浑身上下冷汗直流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个古墓。

        刚才掉落下来的地方,是这个古墓的缺口,现在被杂草覆盖,几乎看不清楚,但是,从上面透露下来的微弱的光芒,还能让他看见,在水潭前面,有一座黝黑色的棺椁,棺椁长达两米多,甚至将要达到三米左右,宽都有一米多。

        棺椁的周围,有二三十平方米的空间,周围墙壁上,刻画着许多画像,以及古怪的字符,而引人注目的是,棺椁的正对面,是一面三角形的旗帜,旗帜上,画了一个图画,石怀宇猛然望去,觉得眼熟,但是一下子也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,小道姑现在有些害怕,悄悄的躲在石怀宇身后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那些斜尖村的村民,什么时候知道这里还有如此洞天,他们也没有见过这样的阵势,浑身湿漉漉的他们,本来潭水冰凉,如今又看见偌大的一个棺椁,更是显得瑟瑟发抖,而面面相觑之后,都哇哇的乱叫着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叽叽喳喳的指着石怀宇和小道姑,惊恐的问这是不是到了阴曹地府。

        石怀宇原本不想解释什么的,但是这些人却是能够听到外面还有几个人在焦急的寻找他们,但是他们的高深呼叫,外面却是听不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 恐慌的情绪一旦产生,他们的神态便变得狰狞,而且可怖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个老头小心翼翼的走近石怀宇,声音颤抖的问石怀宇他们两个人,是不是黑白无常。

        要是在平时,石怀宇早已丢下一句我去,转身就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现在,他也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甩了甩身上的水渍,扭头望着小道姑,问:“告诉我,你是谁,这里是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    小道姑更是茫然,她看见石怀宇,以及走过来的两个村民们慢慢聚拢过来,她害怕的蜷缩着身体,缓缓的后退着,脚下有石头也没有看见,被绊了一跤,差点摔倒,手便无意识的伸出来,扶了一下墙壁。

        手刚接触墙壁,小道姑轻微的哎哟一声,便迅速抽回来手,有些吃惊的望着墙壁,看见墙壁上的壁画,似乎动弹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石怀宇距离小道姑最近,他也看到了小道姑的异样,顺着小道姑的眼神,石怀宇看见了墙壁上的壁画,似乎真的是动弹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发现,让石怀宇顿时觉得这个简单的古墓不简单,周围极有可能会有机关,便连忙回头,朝着斜尖村的七八个村民们喊道:“不要乱动,周围有机关!”

        掉落到古墓里的斜尖村的村民们大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,他们一边拧着衣服上的水渍,一边在寻找出路,还有几个人朝着上面吼着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听到石怀宇一声怒吼,回音袅袅,顿然间连手上拧衣服的动作都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多多少少是知道古代的墓葬中,会有许多机关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走近他的两个老人此时也不再往前走,而是皱着眉头先是看了一眼脚底下,发现脚底下软绵绵的,到处都像是黄沙一样的沙子,除此之外也没有异样的事情,便大着胆子,朝着石怀宇问道:“你到底是谁?你为什么把我们带到了这个地方?”

        现在,听这两个老人的话音,他们不再将石怀宇和小道姑当做黑白双煞,而是感觉眼前的这两个人,和他们一样,没什么差别。

        石怀宇听了,也是长长的吐了一口气,对两个老人摆了摆手,说道:“咱么先从头捋一捋,我也是刚到这个地方,还不知道这儿究竟是什么地方,但是,我来了之后,就看见了这个小道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石怀宇朝身后一指,却是猛然发现,小道姑却是不再自己身后,连忙接着微弱的亮光巡视了一遍,却是看见了小道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棺椁面前,她正在仰视着比她高出半人多高的三角形旗帜,目不转睛的望着。

        石怀宇见状,连忙喊道:“小道姑,不要乱动!”

        小道姑抬头望了石怀宇一眼,没好气的说道:“我知道,我不会乱动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就是想看一看这面旗帜,怎么这么熟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道姑没好气的说完之后,白了石怀宇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石怀宇这才松了一口气,眼前十几个人深陷一个陌生的环境,不知道隐藏的危险究竟有多少,有多险恶,现在所有人只能坦诚相待,然后才有可能齐心协力,从这里逃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石怀宇安抚了身后两个老人之后,便缓缓的走向小道姑,平和的说道:“小道姑,我是洛川市的一个学生,名字叫石怀宇,不知道你是那里的人?尊号如何称呼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落羽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道姑一直在凝望着眼前的这面旗帜,头也没有扭过来,淡淡的说出了自己的姓名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名字,或许不是她的真名,也有可能是她修行时她的师父给她取得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 石怀宇知道了小道姑的名字后,笑着说:“落羽珠,好名字,是你师父给你取得名字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以告诉我你师父尊号如何称呼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石怀宇已经走了十几步,距离小道姑只有三四步的距离。

        小道姑听到石怀宇问道自己师父的名字时,好像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,神情立即紧张,回头望着石怀宇,声音惊恐,不安的尖声吼道:“刚才你说什么?你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石怀宇被落羽珠的惊声尖叫吓了一跳,水潭旁边的七八个老人也被嗡嗡作响的回音震得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石怀宇,我想问你的师父如何称呼?”石怀宇思来想去,这句话没什么毛病啊,怎么眼前的这个小道姑却是如此大惊小怪,于是,便再次重复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小道姑这下听得真切,她忽然回头凝视着石怀宇,而后又扫了一眼身后的旗帜,不由得再次惊讶的尖叫道:“石怀宇?怪不得我看见这面旗帜这么眼熟,原来你真的是石怀宇!”

        小道姑说完,两只小手立即紧紧攥着,小拳头随时都有可能朝石怀宇的身上砸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石怀宇见状,眉头猛然皱了起来:小道姑原先不知道自己是谁,也没有见她这么紧张,如今知道了他的名字,却是眼露凶光,似乎眼前就是不共戴天的仇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小道姑究竟是什么人?

        /93/93660/2865101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