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乐小说中文网 - 历史小说 - 霹雳火在线阅读 - 第二十七章

第二十七章

        1

        机场上,夜凉如水,黄宝贵独自一人坐在水泥地上,在他面前,石磊的黑白相框周围环绕着一圈白色蜡烛,红色的烛火在夜色里跳跃。黄宝贵满脸是泪,从包里拿出一瓶白酒,又翻出两个杯子摆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兄弟,走好啊——”黄宝贵跪在地上泣不成声,鼻涕和眼泪流在一起。对面,石磊的笑脸在烛火中潸然跳跃。黄宝贵抹了一把脸,拿起酒瓶斟满酒,举起来,浓烈的白酒倒洒在烛火前,撕心裂肺的声音在夜空久久回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说好了,同生共死,怎么你就丢下我,先走了呢?我们一起当兵,一起站岗,一起进霹雳火……我们什么都在一起!为什么你就走了呢?我舍不得你啊!”黑夜里,黄宝贵的哭声在机场上空回荡:“我的好兄弟——一路走好啊——”黄宝贵哇哇大哭,“你说过,要参加我和小芹的婚礼的,你做伴郎……可是,可是现在没有你了,谁来做我的伴郎啊?你说过,要永远做我的后背,你都忘了吗?你全都说过的!这可都是你说的——你现在在哪儿啊?为什么就这么丢下我啊!石头!我的好兄弟,你让我怎么办啊——”黄宝贵哀号着,发出生平最凄凉的一声惨叫。

        远处,两个警卫连的哨兵持枪肃立,目不斜视,但脸上都已是泪流满面,努力压抑着不哭出声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黄宝贵抬起泪花闪闪的脸,哭声渐渐停止了,声音变得洪亮起来:“岂曰无衣?与子同袍!王于兴师,修我戈矛。与子同仇!岂曰无衣?与子同泽。王于兴师,修我矛戟。与子偕作。岂曰无衣?与子同裳。王于兴师,修我甲兵。与子偕行……”黄宝贵泣不成声,哭声当中,一双锃亮的军官皮鞋出现在面前。他哭着抬起头,看见了笔挺的军官制服,高胜寒黝黑的面庞出现在他面前。黄宝贵向后望过去,曾紫陌、谢思潇、许飞、赵小丫、李珊、马路和郝玲玲等队员们都是泪流满面地站在高胜寒身后,黄宝贵泣不成声地看着大家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换好迷彩服的王星匆忙跑来,入列。谢思潇看了他一眼,王星说:“我刚下飞机。”谢思潇没说话,看着黄宝贵的背影。高胜寒走过去,蹲下,把手放在黄宝贵的肩膀上,黄宝贵哇一声大哭:“飞狼!石头他,再也回不来了……”高胜寒抚摸着他的肩膀:“你的痛,就是我们的痛……我们都很想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他回不来了……”黄宝贵泪花闪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永远和我们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曾紫陌走过去,哭着笑道:“石头不会离开我们,他还在我们中间。我们是一个整体,永远也不会分开。”王星走上前:“没有谁能夺走我们当中任何一个,包括死亡。石头会一直看着我们。”黄宝贵慢慢站起来,看着高胜寒的眼睛,脸上还挂着泪花,郑重地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2

        营区空地上,谢思潇牵着黑龙独自走着,清凉的风吹着她的短发。她的脸上还挂着泪痕,她也不知道是在哭自己,还是哭石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蜘蛛蟹!蜘蛛蟹!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思潇擦擦眼泪,没停留,继续往前走。王星跑过来,拦住她。谢思潇冷冷地看他:“你让开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有话对你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王星,你还想怎么样啊?有你这么欺负人的吗?你真的当我没脾气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想对你说的是,我爱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思潇愣了一下,随即别开脸:“别拿我打岔了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,这次我是真的想清楚了,我爱的是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想听!你一直在骗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以为我一直在犹豫,但是我已经做了个了结!”王星满脸焦急,“对不起,是我不好,以前我,我是真没想明白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现在也没想明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见到她以后,就想明白了,彻底想明白了,我真正爱的是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让开。”谢思潇抬脚要走,“没你想得那么简单,你想明白了,我还没想明白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给你时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还需要你给我时间?让开,黑龙,走!”说着牵着黑龙走了。王星无奈地看着谢思潇的背影:“我会等你的。”谢思潇走着,抬手擦了擦眼泪,脸上却露出一丝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3

        狙击手野外训练场,霹雳火的队旗在空中飘舞。黄宝贵一个人寂寞地在擦拭子弹,旁边,一支“高精狙”和“大口径狙”,还有一支“88狙”放在他的身边。许飞从远处颠颠地跑过来:“你一个人,三杆枪,干得了吗?”黄宝贵抬头:“你来干啥?”许飞在他旁边坐下:“我怎么就不能来,你说的真是!”黄宝贵继续擦子弹:“你不是在那边训练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不要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黄宝贵纳闷儿地看他:“咋?!你被淘汰了?!”许飞没说话,拿起地上的v21,左右翻翻看看:“啊。”黄宝贵皱眉:“别动,老贵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就别动别动的,这玩意儿现在归我了,我看看灵不灵。”许飞翻着白眼。黄宝贵起身扑倒他:“那是石头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是我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黄宝贵举起拳头:“信不信我揍你!”许飞躺在地上耍赖:“你先放我起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先还给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给你给你。”许飞塞过去,黄宝贵拿过来,小心翼翼地检查着。许飞爬起来,坐在地下:“他们不要我了,要我来你这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来我这儿?”黄宝贵不明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啊,你总需要个观察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,我不需要什么观察手。”黄宝贵嗫蠕着,眼泪下来了。许飞一本正经:“黄牛,你一个人干不了,你得要人帮你。”黄宝贵别过头擦了一把眼泪:“除了石头,我谁都不想要!”许飞也是一脸难过:“你得接受现实!狙击组,是狙击手和观察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我有观察手了啊!”黄宝贵怒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——他牺牲了!!!”这句话说出来,许飞也是瞬间泪如雨下。

        黄宝贵仰天闭着眼睛,哀号出来。许飞抱住痛哭失声的黄宝贵,用力地拍着他的后背:“我们都很难过,但是……他已经牺牲了……”黄宝贵大哭:“我天天晚上做梦……都能梦到他!!!”许飞流着眼泪,抱住泣不成声的黄宝贵。良久,黄宝贵才慢慢站起来,拿着v21依依不舍地上下抚摸着,好似抚摸着石头的脸。黄宝贵擦了一把眼泪,随即抬起脸,泪眼看着许飞,许飞郑重地接过来,一阵压抑的哭声回落在训练场上空。

        营区外,高胜寒刚走出办公室,手机就响了。他拿起来一看,从来没见过的陌生号码,他警惕地按下通话键,沉声问:“喂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爸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蓝妞啊?”高胜寒笑,“你吓我一跳,我还以为什么电话呢,这么多0。”蓝妞在电话那头兴奋不已:“这是国外的电话啊,你看,你太老土了吧?我现在在非洲,向您报告!”高胜寒沉声道:“请稍息——玩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切!怎么是玩啊?我是来交流学习的,我有功课哦!不过我还是去金字塔了,好壮观啊!还去了大沙漠,骑了骆驼!还有还有,这边的人真的好黑哎!”蓝妞第一次去那么远的地方,兴奋也是人之常情。高胜寒笑笑:“你见见世面也好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了,老爸,你的个人问题怎么样了?”蓝妞问,“你别跟我装傻啊,就是你跟少校阿姨怎么样了?”高胜寒敷衍着:“还那样啊!”电话另一头,蓝妞夸张的一声叹息:“哎,少了我这个神助攻,你就一笨蛋老爸!”高胜寒赶紧扯开话题:“我说闺女,电话费挺贵的吧?”蓝妞才不上当:“切——岔开话题!我要上船去海上玩了!不跟你说了,拜拜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了,夏老师呢……”话没说完,蓝妞已经挂了电话,高胜寒拿着一阵盲音的手机,苦笑着挂断电话,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    4

        宿舍里,一张世界地图哗啦啦铺在下铺,黄宝贵整个人都趴在上面找什么。许飞走进来:“你找什么呢?”黄宝贵头也没抬:“这l国在哪儿啊?”许飞拿了马扎在旁边坐下:“什么l国?你找那儿干吗,你又去不了!”黄宝贵美滋滋地说:“我是去不了,小芹在那儿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她去旅游啊?”许飞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啊,他们的建筑公司,在l国施工啊。现在不都是走向世界嘛。”黄宝贵想着想着,笑了。许飞惊讶地咂咂舌:“乖乖,不得了。”黄宝贵从地图上爬起来:“哎,我得搞清楚那边几点,好打电话给她啊。你赶紧帮我算算……”许飞才懒得搭理他,起身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队部,高胜寒前脚刚刚进来摘了帽子坐下,曾紫陌后脚就匆匆进来:“出事了。”高胜寒蹭地站起来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道,旅部刚刚通知,霹雳火的主官到指挥中心开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任务?”高胜寒一惊。曾紫陌也是一头雾水:“去了就知道了,走吧。”高胜寒点点头,又拿起帽子,跟着曾紫陌出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5

        指挥中心一片忙碌,办公室里烟雾缭绕。旅长王浩坐在会议桌前,烟灰尘缸里已经堆了不少的烟头,看来这个会开了不少时间。高胜寒和曾紫陌站在门口喊了报告,匆匆推门而进,只见政委秦明,崔华盾和顾意已经在会议桌前就坐,两人几步迈过去坐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上级紧急命令——”旅长王浩站在会议桌前,脸色肃然。

        唰——在座的人起身立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根据国际局势分析,非洲地区可能会发生局势动荡,就在一个小时前,l国反政府武装对政府军发动了全面进攻,局势岌岌可危。”高胜寒脸色微变,王浩继续说,“l国有我国侨民、游客以及中资企业员工将近三万人,如果局势继续动荡,随时可能处于危险当中。上级决定,未雨绸缪,成立撤侨应急指挥部,抽调各个军兵种相关精锐力量,组建特混舰队,即刻出发,前往l国海域待命撤侨。行动代号,‘东方方舟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高胜寒努力克制着,曾紫陌注意到高胜寒的异样,政委看他:“怎么了?”高胜寒目不斜视:“没事。”政委盯着高胜寒的眼睛:“告诉我。”高胜寒的嘴唇翕动着,良久,才缓缓地说:“蓝妞……在l国。”所有人都愣住了。高胜寒沉声道:“蓝妞是去交流学习的,刚刚才打过电话,应该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马上打电话告诉她,让她赶紧联系大使馆!”旅长王浩说。高胜寒面有苦涩:“……她是拿公用电话打的,我不知道她那边的号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带队老师吗?!你知道号码吗?!”秦明急问。高胜寒恍然大悟,拿起电话拨通了夏初的手机:“对不起,您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。”高胜寒讪讪地看着电话:“蓝妞刚才说要出海,可能是在海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把号码给我,我会安排人不断联系她!”王浩说,“你们赶紧去准备吧,特混舰队即将出航。记住,这个参战的机会可是总部和军区首长为我们争取来的!我们是唯一参加撤侨行动的陆军部队——唯一的!你们要明白这意味着什么,只许成功,不许失败!你们准备好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时刻准备着!——”几个人立正高喊,声音如同洪钟,果断干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去吧——”王浩话锋突然一转,“高胜寒等一下。”已走到门口的高胜寒回过身,王浩看他:“你……没问题吧?”高胜寒目不斜视:“您了解我。”政委秦明点头:“我们会向上级反映这个情况,有关部门会想方设法联系到蓝妞,尽快把她保护起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……只不过,我现在牵挂的不只是蓝妞。”高胜寒忍住眼泪,“我是霹雳火空降战术救援突击队的队长,我牵挂的还有三万中国同胞的生命安全……我会克制自己的。”秦明重重地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挺住,你们是唯一的救援突击队,肯定会有用武之地!”高胜寒的眼神噌一下子射出寒光:“我明白,我会排除干扰,全力作战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浩看着高胜寒,想说点什么,却什么也说不出来,只是抬起自己的右手,敬礼。高胜寒也唰地立正,举起右手。

        6

        静谧的营区内,一阵凌厉的战斗警报拉响了,尖厉的警报声划破沉寂的夜空,响彻整个营地上空。队员们快速冲向武器库。营区外,戴着头盔,穿着防弹背心的战士们,持枪冲向各自的车辆。越野车打头,警笛鸣响,杀气凌人,完全是一派临战状态。

        机场上,机库大门哗啦啦打开,直升机机群被拖曳到机场,崔华盾带着飞行员们快速飞奔而来。这时,直升机的螺旋桨开始旋转,刮着飓风轰鸣着。高胜寒全副武装,微冲大背在背上,带着霹雳火的队员们跑步过来。高胜寒站在机舱门口:“不点名了,快登机!”队员们全副武装,鱼贯登机。几分钟后,直-8b的螺旋桨刮起飓风拔地而起。

        7

        浩瀚的海上,航母编队浩浩荡荡在大洋上航行。j-15战机从空中掠过,战虎驾驶的两架武直-10和三架直-8b静静地停在航母甲板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间已经设置成霹雳火集结地的休息室里,三个女兵正在收拾着医疗器械等装备。黄宝贵手里拿着一张照片,坐在角落里发呆,愣愣地看着墙上挂着的世界地图。许飞走过去,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:“发呆呢?”黄宝贵眨巴眨巴眼:“她咋就去了l国了呢?”许飞无语地看着他。黄宝贵叹息一声:“世界这么大,她咋就去了l国了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呀,你就别胡思乱想了,兴许她现在已经被大使馆保护起来了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电话也打不通,微信也不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地方兵荒马乱的,还能有信号吗?你这脑子一根筋,别想了!咱们是来干吗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撤侨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还愣着干什么?检查武器装备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你说得对!”黄宝贵收回目光,检查着手里的大口径狙击步枪。

        8

        甲板上,鲜红的中国国旗升起来。海风吹过,国旗猎猎作响。高胜寒站在甲板边缘,默默看着远处的舰队群。崔华盾走过来:“联系上蓝妞没有?”高胜寒摇头:“联系不上,手机都打不通。现在l国一片混乱,通信公司都被占领了,她们也没有卫星电话,也没办法和我们联系。”崔华盾焦急地看着他。高胜寒甩甩头:“大战在即,我不能分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会把她们救出来的!”崔华盾伸出右拳。高胜寒心情沉重地点点头,也伸出右拳,拳头撞击在一起,两人都是感慨万千:“同生共死,不辱使命!”这时,曾紫陌悄然走过来:“你们都在这儿?”崔华盾回过头:“难得一见——多么威武的场面!你们聊,我去看看我的队伍。”说完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曾紫陌走过去,站在高胜寒身边,看他:“你怎么样?”高胜寒摇头:“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你很担心蓝妞,也担心夏老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高胜寒错开她的眼:“我现在心里只有任务。这个任务,太艰巨了……我们对l国完全不熟悉,地形地貌、社情民情、当地局势等关键信息,都只能通过间接情报来获取。两眼一抹黑,只能随机应变。我们绝大多数队员,都没有经历过这样残酷的战争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包括我。”曾紫陌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教导员同志,我不是那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明白你的忧虑,”曾紫陌看向茫茫的大海,“我知道,我们这些从陆航卫生队和警卫连选拔出来的救援队员,没有经历过真正的战斗。跟打毒贩相比,这才是真正的战争。异国他乡,危机四伏,稍有不慎都可能身陷重围……”高胜寒面对着曾紫陌:“我把你们带出来,也会把你们带回去。”曾紫陌默默地注视着他:“我相信。我们一定会找到蓝妞和夏老师,把她们安全救回来的!”高胜寒注视着曾紫陌,眼神里闪过一丝担忧。

        9

        航母任务简报室,霹雳火和战虎的队员们正襟危坐,在看投影。墙上,戴着蓝色头盔和防弹背心的战地记者在l国城区做现场报到,在他们身后,有隐隐约约的枪声传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l国局势继续恶化,已经彻底陷入无政府状态。军队、警察不见踪迹,军营的武器库被骚乱分子打开,包括坦克在内的重型装备都参与到战斗当中……市区内枪声不断,很难让人相信这是曾经繁华热闹的首都……”战地记者话音未落,剧烈的爆炸声轰然响起,记者尖叫着抱头蹲下,扛着摄像机的记者也开始一路狂奔,画面不停地晃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啪!简报室的灯被打开,亮如白昼。高胜寒站起来,忧心忡忡地转身看着自己的队员们。黄宝贵拿着照片坐在下面,抬手擦去眼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关于l国的近况,目前只有这么多资料。”高胜寒说,“可以看出,当地已经完全处于战争状态。目前撤侨正在通过各种渠道进行,根据指挥部的统计,侨民已经按照预定方案在撤离点集结,大使馆和领事馆的外交官们正在不辞辛苦,夜以继日地工作。我们的任务很简单,如果撤侨遇到武装威胁,出动——搜索——救援——撤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家静静地听着,脸上都是担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在你们的教材上,这是一个标准的任务程序。你们都学习过,如何在真正的战争当中深入敌后,在濒危绝境当中营救我们的救援对象,科目里面就包括武装撤侨。你们都是最好的学生,不然也不会留在霹雳火空降战术救援突击队。你们都是出色的救援突击队员,但是还没有经受过战争的考验。一旦进入战区,紧张和恐惧在所难免。当子弹不断从耳边和头顶飞过,当炮弹火箭弹在身前身后爆炸,到处都是断壁残垣,到处都是死尸伤员,城市变成炼狱,大地变成血海。你们会发现战争和你们以前想象的完全不同,战争是肮脏血腥的,空气当中都弥漫着尸体的味道,那是死亡的味道。你们从未那么近距离目睹战争带来的死亡,那种压迫足够让意志不坚强的人精神崩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天天训练,经常演习,高喊着演习就是不流血的战争,战争就是流血的演习。但是战争和演习,还是有着本质的不同。在演习当中,不管情况多危急,你都不会有死亡或者被俘的威胁。而战争,战争意味着,枪打出来的不再是空包弹,是实弹,一旦你中弹,也不会只是激光模拟接收器冒烟,而是受伤甚至死亡。你们——做好准备了吗?!”队员们都看着他。高胜寒站直了,高声怒吼:“你们准备好了吗?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——时刻准备着!”队员们起身怒吼,坚定的目光,等待那个光荣的时刻。

        高胜寒跨立站在队员们面前,看着他们冷峻坚毅的脸,重重地点头。随即又转向崔华盾:“我讲完了。”崔华盾点点头,走到队列前面:“战虎特种航空队的任务,就是配合霹雳火空降战地救援突击队的营救撤侨地面行动,担任战术掩护和战场输送任务。战前训话,刚才高队长已经讲得很完美了,我只叮嘱一点——果断勇敢!同志们,我们掌控着中国陆军最先进的武器装备,我们轻轻按下按钮,目标区域就是火海炼狱。一旦确定目标,不要犹豫,这个时候没时间跟自己谈什么仁慈,战争就是你死我活!一切都为了我们同胞的安全,一切都为了霹雳火救援队完成地面营救任务!是真金是垃圾,战场上见!你们明白了吗?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明白!”飞行员们唰地起身立正,高声怒吼着,眼睛都冒着光。

        l国玛雅思海港,标着中国国旗的航母舰队静静地停泊在海港边上,直升机和预警机在空中来回穿梭。码头上,一条鲜红的条幅悬挂在航母上,在海风中轻轻摇摆——祖国派军舰接你们回家!穿着海洋迷彩服的陆战队员和水兵们正在做登记,数千名中国同胞在有条不紊地往前移动。不远处,穿着笔挺西服的大使馆外交官站在一边,和海军将领正在交谈相关事宜,驻外的武警特战队员们持枪警觉地注视着四周,在他们身后,一列越野车队挂着鲜红的中国国旗,迎风飘舞。

        王星和谢思潇持枪巡逻,黑龙哈着舌头跟在谢思潇身边。王星边走边说:“真没想到,咱们也有今天啊?跑这么老远来撤侨。”谢思潇牵着黑龙,没说话,一直若有所思。王星看她:“怎么了?你不觉得很振奋吗?”谢思潇强挤出一丝笑:“振奋啊,可是蓝妞一点消息都没有。”王星也郁闷了:“是啊,我刚才问过带他们来的外交官,这一批也没有国内来交流的小学生。”谢思潇停住脚,看向不远处:“看见武警特战的迷彩服,好亲切啊……也不知道他们是哪个总队的。”突然,黑龙汪汪地叫起来,一名武警特战上尉回头,笑:“黑龙!”谢思潇一脸惊喜:“啊?!陈大明!你怎么在这儿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黑龙猛扑过去,陈大明蹲下身跟黑龙亲热起来。谢思潇跑过去:“你怎么跑这儿来了?”陈大明站起身:“我在这儿半年了啊,在大使馆做武装警卫。”谢思潇问:“咱们总队的?那他们,我怎么不认识啊?”陈大明说:“都是各个单位抽调来的。”谢思潇恍然:“我说呢!但是看见你我就很高兴了!没想到啊,没想到!上万公里的非洲,还能见到战友啊!”王星黑着脸站在后面嘟囔着:“陈大明?!什么鬼?!”

        10

        码头吊车的平台上,五星红旗飘扬。黄宝贵挎着“高精狙”,和许飞拿着望远镜观察着四周,大口径狙击步在他们的脚下。黄宝贵举着望远镜看了一圈:“没有看见小芹。”许飞撇嘴:“你是千里眼啊?!下面好几千人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感觉,感觉不到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故弄玄虚了,分心要不得,这地方还在打仗呢,十几公里外就是战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黄宝贵放下望远镜,一脸担忧地摸着自己的心脏:“俺心跳得厉害,真的跳得很厉害,小芹……肯定有危险……”许飞拿他没办法:“要不你先歇会吧,我先照看。”黄宝贵摇头:“没事,俺没事,俺是狙击手,要排除一切可能的危险!”说完又拿起望远镜继续观察。

        11

        硕大的集装箱上,高胜寒放下手里的望远镜,忧心忡忡。马路站在他旁边:“飞狼,不会有事的,这次撤侨的力度这么大。”高胜寒脸色有些微变:“我没想太多,我在想还有多少同胞没有脱离危险区。”高胜寒忍住自己的情绪,看着远方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曾紫陌从下面爬上集装箱,高胜寒问:“有蓝妞和小芹的下落吗?”曾紫陌摇头:“没有……会不会小芹和蓝妞已经撤离了,只是咱们还不知道?”高胜寒忧心忡忡:“所有撤离人员都有记录,但没有她们的。”高胜寒神色凝重,看着远方的大海。这时,耳麦响起:“飞狼,飞狼,立即带你的人到码头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码头处,高胜寒带着队员们从四面八方匆匆跑来,敬礼。总指挥面色严峻地看着高胜寒:“有个突发情况。”高胜寒打起精神:“请下命令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在我同胞撤离过程当中,有57名中资企业的员工,由于护照丢失,被l国临时边防检查哨扣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把他们营救回来,我懂。”高胜寒啪地挺胸。总指挥看着他,欲言又止:“……记住,不要靠枪。”高胜寒一愣。总指挥恢复冷静:“靠脑子,不到万不得已,不要动武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!”高胜寒唰地立正,再抬起头,眼睛里都是锐利无比的光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