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乐小说中文网 - 历史小说 - 霹雳火在线阅读 - 第十七章

第十七章

        1

        广场上,群众和队员们奋力搬运着废墟上的砖石和瓦砾。黑龙哈哧着舌头,在废墟间跑来跑去。黄宝贵几乎是不间断地扔着砖石,石磊看着他:“黄牛,你慢点儿!”黄宝贵置若罔闻,忍着泪拼命搬。这时,一块破水泥板砸在黄宝贵腿上,黄宝贵痛苦地捂着伤口,鲜血从手指缝里渗出来。石磊一惊,赶紧蹲下:“黄牛!俺得给你重新包扎一下!”黄宝贵忍着剧痛:“不用!”黄宝贵蹲下,隐秘地紧了紧绑带,继续搬砖石。石磊含泪看着黄宝贵,忽然下定决心:“老乡们!俺跟你们打听件事儿!你们有没有福星七街的人啊?!”黄宝贵焦急地抓住石磊的胳膊:“石头!你……”石磊甩开他,含泪追问:“谁是七街的?俺想打听打听,那儿临着街,有个黄氏兽医站!谁知道兽医站的情况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星和队员们看着石磊和黄宝贵,瞬间明白,焦急地一起问:“有没有福星七街的?谁是福星七街的?兽医站怎么样了?”灾民们面面相觑,纷纷摇头。石磊不甘心:“一个福星七街的也没有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伙子,我不是福星七街的,可是地震的时候,我正好儿从福星七街路过来着。”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说。石磊焦急地跑到他面前:“大叔!那俺问你,福星七街咋样了?那个兽医站还在吗……”男人叹息着摆手,打断了石磊:“别提了!全塌了!整个街筒子,哭号声一片啊!那个黄氏兽医站,我以前去买过兽药,路过的时候我还真看了一眼,啥都没了!房顶都没见着!”黄宝贵愣立当场,强忍着眼泪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名工作人员摇头叹息:“我们县城,福星五街和福星七街是老城区,房子最旧,受灾也应该最严重——这位同志,你问那个兽医站干什么?我怎么看你有点儿眼熟?”黄宝贵忍着眼泪:“没事儿!我们……我们原来有个战友在福星七街,他家好像就是开兽医站的……也搞不太清楚了。随便问问!大家赶紧干活儿吧!直升机等着降落呢!”队员们心酸地看着黄宝贵。黄宝贵低着头,发泄似的搬动着砖石,眼泪一滴滴掉落在身下的砖石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小广场上清理出一片空地。县委书记看着高胜寒:“高队长,你看怎么样?够不够用?”高胜寒扫视着,点头:“够了!”说罢,高声命令:“马上设置地面引导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!”队员们奔向空地,卸下背包,开始布设装备。指挥部里,总指挥放下话筒,高声命令:“通知陆航救援部队,向文澜县县城出发!”

        机场上,数架满载物资和救援人员的直升机群呼啸着拔地而起。驾驶舱里,崔华盾冷静地操作着直升机。

        2

        广场上,大批救援物资堆积如山,解放军、武警消防队等各兵种救援人员纷纷集结,随即又快速分散奔跑而去。广场的一侧空地上,红十字设备箱子打开,曾紫陌几人焦急地指挥救援人员搭建野战手术室。旁边,女人抱着醒来的丈夫,指着渐渐成型的野战手术室激动地说着,丈夫淌泪点头。尘土飞扬中,霹雳火突击组整齐列队,队员们群情激扬,黑龙也瞪着眼睛,支棱着耳朵听着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处废墟处,高胜寒、马路、王星、谢思潇、黑龙、黄宝贵、石磊等人拿着搜救工具匆匆跑来。高胜寒望着这一片废墟,焦急地命令:“大家两人一组,分散搜索!记住,一块水泥板也不能漏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!”队员们两人一组,快速分散开进入废墟。石磊和黄宝贵在废墟上弓着身子,贴着水泥板挨个儿地倾听,呼喊着:“有人吗?……有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黄宝贵一个趔趄,差点儿摔倒。石磊一愣,黄宝贵一瘸一拐,小腿处鲜血已经浸红了沾满土的裤管。石磊焦急地上前拽住黄宝贵:“黄牛!你给我站住!你不能再干了!”黄宝贵焦急地左右看看,瞪着石磊:“你喊什么?生怕飞狼他们听不见是吧?”石磊不管不顾地上前抓住黄宝贵胳膊:“回去,让教导员给你处理伤口!”石磊使劲架起黄宝贵,黄宝贵不耐烦地摆脱石磊,瞪着他:“你有病吧!现在教导员的大门口儿躺着一片伤员呢,哪个不比我严重啊?”石磊含泪:“你的伤也不轻!你不是没学过这方面知识,你这种伤流血过多的话,也会致命的!”黄宝贵往前走了几步:“我没那么脆弱!赶紧的!”石磊倔强地拽住他:“你必须跟俺回去!”黄宝贵挣扎着,俩人一起倒地,大口地喘着粗气。石磊哭了:“宝贵!算俺求你了行吗?俺知道你想救人,想救你家乡的人,俺也知道,你的家人很可能遇难了,你心里难受,可你不能不要命啊!”黄宝贵淌着泪:“……你来过我家乡吗?!我家乡以前多美呀!山清水秀,绿树成荫,鸟语花香,花红柳绿,草长莺飞,江山如画,我……我觉得我能想出来的所有的赞美风景的成语,都可以形容我的家乡!可是现在你看看?你看看!我的家乡现在成什么样儿了!你知道吗?我刚从云层里落下来的时候,看到这一幕,我心都碎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石磊哭着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再看看我家乡的人,我的父老乡亲们!他们死的死,伤的伤,还有更多的人埋在这些砖头石头堆里,这些破水泥板子下面!我们要不救他们,他们就算活着,早晚也得渴死、饿死、流血流死!石磊,咱霹雳火的信条之一是什么来着?他人的生命永远比自己的生命更重要!更何况是我父老乡亲们的生命呢?”黄宝贵哭着,挣扎着爬起来,“石头,你算说对了!我今天就是不要命了!我也不能让一个乡亲埋在地底下!”黄宝贵一个趔趄,再次扑倒在地上。石磊哭着上前拽着他,黄宝贵大哭着,用手不停地刨开废墟,血和泪不停地滴答在废墟上……

        3

        另一边,黑龙在废墟当中嗅来嗅去,突然冲着一片废墟狂吠,谢思潇和王星急忙跑过来:“里面还有活着的人!”王星问:“你怎么知道不是一条活着的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黑龙是受过搜救训练的!”谢思潇说,黑龙心急如焚,又冲着他们汪汪汪。谢思潇和王星贴在废墟上听着,水泥板下方深处传来微弱的呻吟声,王星一惊:“真的有人?黑龙,好样的!快想办法救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星打开头盔上的手电,爬到水泥板下方,谢思潇也凑过去。强光下,悬着的水泥板与下方废墟形成一个空洞,狭窄的空洞深处露出一个小女孩儿的头。小女孩儿挣扎着探着头,微弱地哭:“解放军叔叔,解放军阿姨!救命,救救我……”谢思潇焦急地:“小妹妹!你别急!我们救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妹妹,告诉叔叔,你受伤没有?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女孩儿带着哭腔:“叔叔,我……我的腿疼,我的腿被压住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哪条腿疼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两条腿都疼,一开始特别疼,现在没感觉了,可是我动不了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星和谢思潇对视,一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妹妹!你等等!坚持住!叔叔想办法!”王星蹲起来,看着巨大的水泥板。谢思潇一脸焦急:“太大了,抬不动!我去叫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等等!”王星叫住她,“你学过物理没有?这个水泥板就不能抬!现在这还有平衡,下面全是碎砖渣子,根本不能承重,只要它一动,破坏了这个平衡……”小女孩儿哭着:“解放军叔叔,我是不是没救了……可是我不想死,我想我爸爸妈妈,想我的同学,我的假期作业还没做完呢……呜呜呜……”王星心如刀绞:“小妹妹,别哭了,你听叔叔说,叔叔向你保证,一定会救你出去!你肯定能见到你爸爸妈妈,还有你的同学,肯定能完成作业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叔叔,那你快点儿救我吧,我……我有点儿困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妹妹!不能睡觉,千万不能睡觉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妹妹!你等着,叔叔这就救你!你不能睡觉!你要是睡着了就再也醒不过来了!”俩人焦急地起身,看着水泥板。王星焦急地思索着,目光一动,又趴下,开始脱身上的救生装备:“帮我拿着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星趴下,压低了身子:“我估摸了一下,我能进去!”谢思潇拉住他:“太危险了!我进去!我比你个小!”王星盯着她:“你胸比我的大!”谢思潇一愣,低头一看:“你胡说什么?!”王星正色道:“我没胡说!这是事实!你自己看看这个口子!你别的地方没问题,你的胸能过去吗?我进去,你在外面等我。”没等谢思潇说话,王星低下身,转身就钻进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4

        空洞里,到处都是断壁残垣,稍微一用力,就不断有碎石乱渣往下掉落。王星在头盔手电的帮助下小心翼翼地往里爬:“小妹妹!小妹妹!你千万别睡着,叔叔来救你了!”小女孩儿虚弱地睁开眼睛:“叔叔……我……我真的很困……”王星努力爬过来:“你别睡!千万别睡!叔叔来救你了!……小妹妹!千万别睡觉,叔叔给你唱首歌行不行?”小女孩儿无神地看着他,微微点头。王星努力向前爬着:“你想听什么歌儿,告诉叔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我想听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别急,慢慢想!认真想!你想听什么歌儿叔叔都会唱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叔叔……我想听……想听我们学校的校歌。”小女孩的声音越来越弱。王星一愣:“小妹妹,你换一首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就想听校歌,叔叔,你是不是不会唱啊……那我不听了,我睡了……”小女孩的声音暗了下去,王星心急如焚:“别!小妹妹,叔叔会唱!叔叔就是忘了歌词了!你告诉我歌词,我给你唱!”——没有声音。王星大惊,焦急地大喊:“小妹妹!小妹妹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青山脚下……绿水边,有我可爱的……校园……”黑暗里传来小女孩微弱的声音,王星松了一口气:“好!那我唱了!你听着!”

        其实王星根本不会唱这歌,就随便唱了一个调儿,小女孩一听不对:“叔叔,你……唱得不对。”王星故意:“不对吗?挺对的!我记得你们的校歌就是这么唱的!”小女孩摇头,王星沉住气:“那你告诉叔叔,应该怎么唱?要不你教我吧,你唱一句,我唱一句。”就这样,小女孩唱一句,王星就跟着学一句,一点一点地往前蹭。

        洞口外,谢思潇听见隐约传来的歌声,满眼含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团结奋斗,自强不息,我们是祖国未来的接班人……”小女孩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,王星满头是汗,在洞里小心翼翼地接近小女孩。小女孩儿的眼睛暗了下去,虚弱地问王星:“叔叔……你……你学会了吗?”王星凝视着她,点头:“叔叔学会了!学会了!小妹妹!快,把手递给叔叔!”小女孩挣扎着缓缓伸出小手,王星使劲够着那只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忽然,大地猛地一颤!洞外面响起一片尖叫声,人们四处躲避着余震。谢思潇在洞口站都站不稳,急喊:“007——王星——快出来!”原本倒塌的房子又是一阵震动,黑龙朝着洞口狂吠,谢思潇大哭喊着王星的名字!

        洞里面一片尘土飞扬,碎石掉落!王星的身体摇晃着,水泥板发出一阵恐怖的声音,头顶上有碎石不断掉落,王星瞪着眼睛,努力朝小女孩伸着手。小女孩哭着:“叔叔……你快走吧!别管我了……”大地在晃动,王星继续向前蹭了几步:“叔叔答应你了!一定会救你出去!”——大地在震颤!死神的啸叫声在回荡。王星终于爬到小女孩身边,摘下自己的头盔给她戴上,整个身子护住她。这时,洞里突然一片黑暗——碎石掉落,洞口坍塌。王星埋着头,抱住小女孩,石块和灰烬不断砸在他的身上和头上……

        5

        大地恢复平静,尘土飞扬中,再次倒塌的废墟将大水泥板完全埋住!谢思潇从地上慢慢爬起来,洞口被碎石封住,谢思潇扑上去,撕心裂肺地吼:“王星!王星!”——没有回应。黑龙也跑过来,呜呜呜地叫着。谢思潇哭喊着左右看看,捡起旁边的一把钢钎,发疯似的清理着碎砖石:“王星,王星你说话!——飞狼!飞狼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另一处废墟,高胜寒和马路正在搜索着,耳机里传来谢思潇撕心裂肺的哭喊声,高胜寒沉声问:“我是飞狼,蜘蛛蟹,怎么了?”谢思潇泣不成声:“飞狼!007被埋在废墟里了!”高胜寒愣住,随即焦急地问:“报告你的位置!”谢思潇哭喊着:“已经传输到你的pda上!”高胜寒下意识地看着石磊所说的标志物,焦急地说:“不要慌,我们马上到!”

        废墟处,谢思潇的脸惨白,焦急地呼喊着:“007!王星!你听见没有?答应一声啊!……”高胜寒和几个人猛跑过来,看到废墟,全都愣住了:“怎么回事?”谢思潇哭着抬起头:“这下面有一个小女孩儿,007为了救她,从水泥板下面的空洞钻进去了!本来是能爬进去的,余震了,就都塌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的单兵电台呢?”高胜寒急问。谢思潇哭着指着一旁的单兵电台和其他装备:“那个洞太窄了,他把身上的装备全都卸下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黑暗中,王星满身满脸都是水泥灰,他用身体紧紧地护着小女孩,他的身上堆满了碎石和钢筋,额头上不断有温热的血流下来。王星艰难地活动了一下身体——还好,没有骨折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女孩在他怀里,头盔和他的身体挡住了余震掉落的碎石。王星拿下头盔上的手电,照着小女孩:“小妹妹,小妹妹?”小女孩声若游丝:“叔叔……”王星擦去脸上的血污:“小妹妹,你没事儿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叔叔,我疼,除了腿不疼,到处都疼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星一愣,他下意识地伸手摸着小女孩的两腿,大惊!小女孩虚弱地问:“叔叔,我的腿怎么了?”王星挤出一丝笑:“你的腿没事儿,好好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叔叔,我们是不是永远都出不去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星打量着四周:“大难不死必有后福,我们一定能出去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外面传来隐约的呼喊声和犬吠声。小女孩问:“叔叔,好像有人在喊,还有……还有狗叫。”王星点头:“是叔叔的战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狗呢?也是叔叔的战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星眨巴眼:“……也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女孩笑了:“我可喜欢狗了!我能摸摸它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能,那是叔叔的军犬,叫黑龙!等咱们出去,黑龙给你玩!”小女孩笑着点头,王星朝着洞口处高喊:“你们能听到吗?!外面的人!蜘蛛蟹!飞狼!黑龙!”

        废墟上,众人还在不停地呼喊,黑龙忽然一愣,猛地跳到水泥板上,转着圈儿地狂吠!谢思潇目光一动,顾不上抹泪,焦急地说:“都安静!黑龙有反应!它肯定听到什么了!”所有人猛地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黑龙!安静!”谢思潇侧耳听着,黑龙不再狂吠,看看谢思潇,又看看水泥板下方。谢思潇猛跑几步,把耳朵贴在水泥板上,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。

        废墟下的空洞里,王星在嘶吼:“蜘蛛蟹!飞狼!黑龙!都听见了吗?我在这儿!我还活着!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思潇头贴着水泥板,瞪着眼睛,激动地笑着:“是他!听见了!他在喊呢!他说他还活着!”高胜寒几步跨过去,朝洞口大喊:“007!我是飞狼!你听见没有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飞狼!我听见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007!你现在怎么样?受伤没有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没事儿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告诉我伤员的情况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星看着小女孩,焦急地说:“飞狼!她现在情况很不好,两条腿……”小女孩问他:“叔叔,我的腿怎么了?断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!你的腿没断——”王星大喊,“她的腿被压着时间太长,已经暂时失去知觉!要赶紧把她救出去!”小女孩哭了:“叔叔,你别骗我!”王星努力一笑:“我没骗你,你的腿一定没事的!相信叔叔!”

        废墟外,谢思潇心急如焚地看着高胜寒:“飞狼,怎么办?你拿个主意啊!”高胜寒焦急万分地看着脚下的水泥板:“王星,现在情况有点儿复杂,有几块很大的水泥板压在你们的身体上方。不过你放心,我们一定会尽快想办法把你和那个小女孩救出来。你现在需要做的,是坚持!一定要坚持住!另外,你也要让那个女孩坚持住!决不能放弃!”所有人都含泪看着脚下的那些巨大的水泥板,谢思潇泪如雨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飞狼!我听见了!你放心吧!我们一定会坚持到底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女孩眼巴巴地看着王星:“叔叔,我们还能出去吗?”王星目光坚毅,点头:“一定能,他们不会放弃你的。他人的生命高于自己的生命——我们的信念。霹雳火空降救援突击队,不会放弃任何一个伤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黑暗中,小女孩的眼睛泪光闪闪。

        马路焦急地看着四周巨大的水泥板,问高胜寒:“飞狼!咱们怎么办?”所有人都看他,高胜寒看着脚下的水泥板:“先要想办法把输送管送进去,给他们提供通信视频设备、水和食物,还有必要的药品,不然他们顶不住多久。”马路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怎么把这个水泥板搞起来?不知道下面的结构,动哪块都可能彻底坍塌。”许飞一脸焦急。曾紫陌看看四周:“这得需要专业的地震救援队了,我们没有这方面的工具设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这不能蛮干,”高胜寒点头,“——我向指挥部求援,中国国际救援队已经到灾区了,就在我们附近展开,他们是最棒的专业地震救援队。”高胜寒转身,谢思潇拉住他,眼巴巴地问“飞狼?他们有救吗?王星……王星能救出来吗?”高胜寒声音低沉:“我们要尽最大努力,现在余震还在持续。”谢思潇愣住了。高胜寒拍拍她的肩膀:“现在别分心,你来想办法让黑龙从缝隙钻过去,把设备和输送管送进去,我去联系国际救援队。撑住,他们会没事的。你们别在这傻站着了,那边还有很多工作!该干吗干吗去,等我叫援兵来!”谢思潇稳定住自己,忍住眼泪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黑暗中,王星挣扎着起身,半靠在废墟砖石壁上:“小妹妹,刚才我和上面的叔叔阿姨说话,你都听见了吧?”小女孩点头:“我听见了,叔叔阿姨们让我们坚持住,他们很快就会把我们救出去。”王星使劲点头:“没错!所以,从现在开始,你要和叔叔一起加油了,咱们要一块儿坚持到底!等着上面叔叔阿姨把咱们救出去!”小女孩儿含泪点头。王星移动了一下,拿出止血带:“小妹妹,叔叔现在要给你的两条腿止血,可能会有点儿疼,你要坚持住!”小女孩看着王星:“叔叔,我的腿现在不疼。”王星鼻子一酸:“那是因为你的腿断了以后,身体要保护它,所以,就……就不让它疼了。叔叔开始了!”王星用止血带勒住小女孩断腿的上方:“叔叔先把你的腿勒住,过一会儿再松一松,这样,又能止血,还能保证你的腿保持血液流通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叔叔,你是医生吗?”小女孩好奇地问。王星笑笑:“叔叔是战地救援队的,当然是战地医生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太好了!有医生在,我的腿肯定没事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星忍住,故作微笑地点头:“肯定的!等咱们出去以后,叔叔请外科医生给你做手术,把腿一接上,你就又能走路了。”王星给小女孩扎好止血带,又小心翼翼地拖过另一条腿,继续包扎止血。小女孩看着王星,眼皮渐渐耷拉下去:“叔叔,我又想睡觉了。”王星一惊,焦急地:“不能睡!千万不能睡!你忘了刚才叔叔刚钻进来的时候,怎么跟你说的了?!小妹妹,咱俩聊天吧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叔叔,我叫叶小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星故作轻松地一笑:“叶小李,挺特别的,谁给你起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女孩儿勉强一笑:“我爸爸给我起的,他姓叶,我妈妈姓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星一愣:“……你爸爸真有文化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叫我叶子就好了,我爸爸妈妈和同学们都这么叫我!叔叔,那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叔叔叫王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王星……这名字真好听啊!你这号码怎么是007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叔叔的代号是007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6

    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。废墟外面,谢思潇把单兵电台、水袋,还有食物插在黑龙的战术背心上,黑龙的头上戴着摄像头,谢思潇心疼地拍拍黑龙的脑袋:“黑龙,看你的了!”黑龙汪汪叫了两声,纵身跳上废墟,钻进了缝隙。

        黑龙在狭窄的缝隙里穿行。很快,谢思潇看着手里的终端,黑龙戴着的摄像头不断传来现场的画面。

        黑暗的洞里,王星抱着小女孩在等待。小女孩声音有些颤抖:“叔叔,我冷……”王星抱紧她:“不冷,叔叔给你取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好困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能睡着,叶子,知道吗?睡着了,你就可能再也看不见爸爸妈妈了,再也看不见叔叔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子努力坚持着:“我坚持,不睡着……叶子最乖了……叶子不会睡着的……”王星鼻头一酸,抱紧叶子:“别睡着,叶子,我们一定会得救的……”缝隙里,黑龙焦急地拼命往里钻。谢思潇看着终端监控画面,泪如雨下。

        7

        另一处废墟,身着橘红色制服的中国国际救援队队员们正在废墟各处忙碌着。高胜寒驾车快速赶到,跳下车高喊:“哪位是负责人?”队长匆匆迎过来:“我是国际救援队队长林茂!”高胜寒伸出手:“你好,我是中国陆军航空兵飞虎突击旅霹雳火空降战地救援队的,我是队长高胜寒!我们有麻烦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接到通知了!怎么回事?你们的人被困住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!我们有一名同志,为了救出废墟下面的小女孩钻进去,赶上余震,被压在下面了,现在都还活着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明白了!”队长转身一招手,“——中队,跟我走!”

        黑暗的洞里,王星抱着叶子,这时,黑龙的头从缝隙间冒出来,叶子瞪大了眼:“狗狗!”王星也是一脸惊喜:“黑龙!”

        黑龙拼命地往里钻,凑过去不断地舔王星的脸。王星摸摸黑龙的脑袋:“好狗!黑龙!好样的!”叶子笑:“狗狗!好可爱啊!”王星笑:“没事,你摸摸它,不咬的!黑龙,这是小叶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星取下黑龙身上的装备,把摄像头装在角落高处,拍拍黑龙:“黑龙,辛苦了!快回去吧!”黑龙不肯走。王星吼出来:“快走,一会儿再有余震就麻烦了!”黑龙还是眼巴巴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听见没有?!别不听话!等到你再陷进来,再救你吗?快走!”黑龙呜呜呜地转着圈,依依不舍地。王星的声音软下来:“听话,黑龙,你还有任务没完成。”黑龙看看王星,蹭蹭他的脸,转身钻进缝隙出去了。王星拿起电台:“这里是007,我已经收到给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废墟外,谢思潇擦去眼泪,看着终端:“007,蜘蛛蟹收到,我们在想办法救你们出来,你们一定要保持冷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,我很冷静,你怎么了?哭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谁谁谁哭了?我没哭!”谢思潇擦着眼泪,“我现在把流食和营养液从输送管传输过去!”王星笑,把输送管的一端接上吮吸口:“张嘴,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可乐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,输送管不能送碳酸饮料,会有气体,等咱们出去了,叔叔保证给你喝不完的可乐!”叶子笑了,张嘴含住输送管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高胜寒和国际救援队的队员们跳下车,急跑过来。谢思潇迎上去:“飞狼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怎么样了?蜘蛛蟹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已经把输送管送进去了,国际救援队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队长笑笑,招呼队员们卸下装备:“我们来接手吧,交给我们了。”谢思潇眼巴巴地点头,眼泪不断在流。高胜寒拍拍她:“相信他们,他们是最专业的地震救援队。”谢思潇狂点头,捂着嘴不哭出声来。

        8

        在通往文澜县城的山道上,山路崎岖不平,两侧都是清理出来的滑坡和乱石。一支挖掘机和装载机组成的车队快速行进着。李老憨亲自驾驶着装载机,表情凝重,他拿起车上的扩音喇叭:“公司的兄弟们,大伙儿都注意了!咱们老树根建筑工程公司,是第一支到达灾区的民间抗震救灾组织……咱这一趟,也带着政府交给咱们的重要任务!那就是要帮着前面的解放军的救援部队,疏通到县城的道路。于公于私,咱们都得全力以赴。我提几个要求……”这时,有人在拍玻璃,李老憨扭头一看,李小芹站在驾驶室外面的梯子上:“爸!别提要求了!咱到了!”李老憨一愣,看过去,只见前方的道路被滑坡的山石阻塞,两侧停满了车辆,工兵团战士们正热火朝天地搬撬着山石。李老憨目光灼灼:“要求一会儿再提!准备开工了!”说罢,李老憨放下喇叭,操作装载机,“小芹!扶好!”小芹点头,紧紧抓着栏杆。

        工地现场,战士们正忙碌着,一阵轰鸣声传来,战士们纷纷起身望过去。团长满怀激动:“同志们!咱们的援兵到了!”李老憨跳下车,大喊:“哪位是杨团长?杨明远团长在不在?”团长和几个干部匆匆迎了上去:“我就是杨明远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杨团长!你好,我们是老树根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,我就是公司的董事长李老憨!这是我闺女,总经理李小芹!”

        杨团长敬礼:“两位好!我们早就接到指挥部的通知了,一直在盼着你们尽快到达!”

        小芹焦急地看着四周的巨石:“杨团长,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跟我来!”杨团长指着前方的石头堆:“你们看,这片塌方区,是一个多小时之前的余震造成的,现在我们距离文澜县城,仅仅五公里,这是最后一个阻碍,只要能把它疏通,我们的物资车队和救援车辆,就能到县城!”李老憨打量着前方的塌方区,又紧走几步直奔一块大石头,爬上去,小芹连忙扶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老憨站在一块巨石上,眺望着前方,表情严肃。杨团长问:“怎么样李董事长?”李老憨从石头上下来:“杨团长!把它交给我们吧!顶多一个小时,我保证通车!”杨团长激动地握住李老憨的手:“好,好,那就交给你们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9

        废墟处,很快,满身尘土和血污的王星和小女孩被抬了出来,谢思潇急忙扑上去。王星满脸尘土,闭眼昏迷着,谢思潇急眼了:“王星!王星!你醒醒!”——王星纹丝不动。曾紫陌急喊:“快!快把他们抬到手术室去!”大家七手八脚地抬着他们下了废墟,谢思潇紧紧跟着跑过去,哭着:“王星,你可不能有事啊,你有事我也不活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王星的嘴角跳了一下,谢思潇恍然大悟,伸出手挠着王星胳肢窝,王星猛地一下子从担架上翻下来:“不带挠痒痒肉的!”正抬着担架的黄宝贵和石磊急眼了:“你这是累死战友不负责是吧?!都什么时候了,你还跟我们玩这个?!”王星笑:“对不住,对不住两位!等回去以后我请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个浑蛋!”谢思潇满脸泪痕,怒视着王星。王星转身就跑:“我就是开个玩笑,开个玩笑!”小叶子躺在担架上:“007叔叔……”王星赶紧过去:“叔叔在这儿呢!”小叶子忽闪着大眼睛:“我想喝可乐……”王星一笑:“叔叔一定给你送去!”小叶子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后面,黄宝贵望着四周的废墟上来往的人群,一脸茫然,忽然皱了皱眉,一低头,小腿处不断有血渗透出来。这时,耳机里传来高胜寒焦急的声音:“黄牛!石头!你们马上到12号位置,引导受灾群众向第七、第八安置点撤离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收到!”石磊和黄宝贵急忙向目的地跑去。

        10

        道路中间,两台挖掘机轰鸣着,一起用挖掘铲推搡着一块巨石。巨石晃了几晃,轰然落下路沟——前方豁然开朗!工兵团的战士们欢呼雀跃:“通了!”李老憨对工兵团长说:“怎么样?我说一小时,现在才55分钟!”工兵团长激动地握着李老憨的手:“李董事长,谢谢你们,太感谢你们了!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家人不说两家话!杨团长,我们把前边儿的路清理清理,咱们一块儿进县城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!我让运输车队做好准备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老憨点头,举起扩音喇叭:“挖掘机退后,装载机上!”工程车轰鸣交错着向县城方向开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废墟现场,受灾群众们拖家带口地往临时安置点撤离。黄宝贵一边招呼着乡亲们,一边带着哭腔不停地问:“你们有认识黄大力的吗?”所有人都摇着头。石磊看他:“黄牛,你休息一会儿吧!这都第五天了,你还这么死扛着,不行的!”黄宝贵焦急地看着县城的废墟,身体打着晃,突然,脚下一软,晕了过去。石磊大惊着跑过去:“黄牛?!黄牛?!”

        11

        野战病房里,一条湿毛巾小心翼翼地在黄宝贵脸上擦拭。小芹拿着毛巾,心疼地看着黄宝贵。黄宝贵眉头一皱,嘴里嘟囔着:“小芹……小芹……”小芹激动地放下毛巾:“宝贵!我在呢!我在这儿呢!”黄宝贵缓缓睁开眼睛,笑了:“小芹,我又梦见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宝贵,你没做梦,我真在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芹,别闹。让我尽情地享受美好的梦境吧。一会儿起床哨一响,你又没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芹苦笑,伸手在他胳膊上拧了一把!黄宝贵惊叫一声,震惊地看着小芹。小芹看着他:“你没做梦。要不我再掐一把?”黄宝贵赶紧摇头:“不用不用……”小芹笑了,起身拿水:“你渴了吧,快喝水。”黄宝贵喝着水,目不转睛地看着小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慢点儿喝。”小芹含情脉脉,拿毛巾给黄宝贵擦拭着嘴角。黄宝贵如同梦境一般。小芹笑着看他:“怎么,你还没清醒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醒了……小芹,你咋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来话长,反正我来到灾区了,正好遇见你受伤昏过去了,我给你输了血,然后就一直在这儿陪着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黄宝贵难以置信地看着小芹。小芹一笑,含情脉脉:“黄宝贵,你经常梦见我啊?”黄宝贵醒悟过来,摇头:“我……也没有,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刚才为什么要说一个‘又’字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说了吗?”黄宝贵死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了。你还在梦里喊我的名字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喊了?”黄宝贵咽了口唾沫。

        小芹点头:“喊了!你昏迷的时候也在喊我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喊别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喊你爸爸和妈妈了,但是喊我的名字最多。我挺开心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黄宝贵有些心虚:“你开心就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黄宝贵,我也经常梦见你。听我爹说,我也在梦里喊过你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黄宝贵脸一红:“真巧……”小芹动情地看着黄宝贵:“宝贵,这不是巧合,这是缘分,是爱。这说明你心里有我,我心里有你,你爱上我了,我也爱上你了。”黄宝贵直愣愣地看着小芹:“这……就是爱呀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装什么糊涂呢?你再这样我可走了!”小芹起身。黄宝贵赶紧一把拉住她:“小芹你别走啊!我只是觉得幸福来得太突然了,一时没反应过来。”小芹笑了:“你闭上眼睛。”黄宝贵警觉地:“干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给你个小礼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黄宝贵哦了一声,闭上眼睛。小芹凑过去,在黄宝贵脸上快速亲了一口。黄宝贵大惊,睁开眼睛,看着满脸通红的小芹。小芹有些羞涩地:“怎么了?不喜欢啊?”黄宝贵大喜:“太喜欢了,我是不是得回赠你一个小礼物啊?”小芹嗔怪地一笑:“随你便。”黄宝贵坐了起来,舔了舔嘴唇:“我回你个大的吧。”小芹幸福地闭上眼睛,扬起下巴。黄宝贵幸福地凑上去,抱住小芹,两个人的嘴越来越近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宝贵……”门砰然打开,石磊冲了进来,黄宝贵咬着牙,皱眉:“石磊,你说你……”黄宝贵看过去,愣住了:“爸!妈?!”

        屋里的人看着小芹,俩人这才意识到还抱着呢,赶紧松手。黄大力笑:“别别别,你们继续,我们等会儿再进来。”黄大力笑呵呵地示意老伴儿往外走,黄宝贵跳下床:“爸!妈!你们别走啊!我都快急死了,可算是见到你们了!你们快回来!”小芹也赶紧起身,不好意思地笑着:“叔叔阿姨,你们回来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笑呵呵地过去,宝贵妈笑盈盈看着小芹:“姑娘,你多大了,叫啥名字?哪儿人啊?家里……”小芹脸一红:“阿姨,我……”黄大力瞪她:“你查户口呢?儿子喜欢就行了!问那么多干啥?”随即高兴地看着黄宝贵,“哎呀,真好,儿子没事,还搞上对象了。还挺漂亮,哎呀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小芹尴尬地看黄宝贵。黄宝贵苦笑:“爸,妈,先别说我们了,你们是咋知道我在这儿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不刚才我和你妈往安置点走,正好遇见石磊了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一看见叔叔阿姨,就赶紧把他们带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黄宝贵感动地点头,焦急地问:“咱家怎么样了?”两人一愣,黄大力叹息了一声:“房子都塌了,咱兽医站也塌了。”黄宝贵安慰地一笑:“爸,妈,没事,房子塌了咱们再建,你们俩没事就好。”宝贵妈擦着眼泪:“对!人没事儿就好!看外面死了那么多人,咱家人都没事儿,我和你爸就知足了。”黄大力看着小芹:“不但没少人,这还要多一口子,多好!”宝贵妈一愣:“对对对,不光是多一口子,过两年还得再多一口子呢!”小芹尴尬地站在一旁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芹!小芹?!”外面传来声音。李小芹往外走:“是我爹!”石磊目光一动,抢着出门:“俺去接他!”

        小芹正愣神,石磊已经领着李老憨进门了,小芹连忙迎上去:“爹!你怎么来了?”李老憨说:“我正好儿在附近,听根宝儿说在这儿看见你了,我就过来看看。”说罢,李老憨看着黄宝贵,“宝贵,伤没事儿吧?”黄宝贵笑:“没事儿!”李老憨笑着点头,目光转向黄大力夫妇,喜笑颜开地伸手:“哟,哟,我知道,我知道!不用介绍,不用介绍了!两位亲家好啊!”所有人全都愣住了。黄大力反应过来,连忙迎上去握手:“好好好!亲家你好!”黄宝贵和小芹目瞪口呆地看着。石磊站在一旁,心生感慨:“总有一个爱情故事,会是好的结局,必须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12

        帐篷外贴着红白十字,输液瓶滴答着,小叶子盖着被子,两眼红肿,泪流满面地躺在病床上。这时,病房门轻轻推开,王星走了进来,压抑着情绪,轻轻关门,走到病床前。小叶子看着他。王星强挤出笑容,把两瓶可乐拿在她面前:“小叶子,你看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乐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星笑:“对,是可乐。叔叔找了好久才找到这么两瓶,全给你拿来了。”小叶子看着那两瓶可乐,王星强忍着挤出微笑,“怎么样,007叔叔说话算话吧?”小叶子哇的一声哭出来:“007叔叔是骗子!”王星拿着饮料愣住了,小叶子大哭:“007叔叔跟我说,我的腿没事儿,只要接上就能走路了,可是她们把我的两条腿都锯掉了!我没有腿了,再也不能走路了!也不能再跳舞了!我想要我的腿!她们把它扔了吗?007叔叔,你不是什么事都能做到吗?你帮我把我的腿找回来……”王星的眼泪淌落下来,他放下可乐,俯身紧紧抱着痛哭的小叶子:“小叶子,对不起,叔叔骗了你……可是你知道吗,叔叔是为了救你才骗你的。叔叔不想让你死,想让你活下去,因为叔叔知道,世界上没有什么能比生命更重要……叔叔想看到活着的小叶子,可以喝可乐的小叶子……她虽然没有了腿,但是她还可以上学,可以唱歌,如果她愿意,她还可以继续跳舞……”小叶子尽情地痛哭着,王星的泪水唰唰落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007叔叔,我又想喝可乐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星擦着泪水起身:“好!叔叔给你拿。”王星拧开一瓶可乐,送到小叶子嘴边。小叶子流着泪,喝了一小口。王星忍着眼泪:“好喝吗?”小叶子点头:“真好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再来一大口!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叶子没动,看着王星,王星小心翼翼:“怎么不喝了?”小叶子看着王星:“007叔叔,谢谢你。活着真好,我一定会好好活下去的。”王星含泪点头:“好!那你说话算话。”小叶子坚定地点头,缓缓伸出小手,两人一起拉钩约定。小叶子一口一口喝着,布满泪痕的脸上露出甜甜的微笑。门口,曾紫陌和刚刚进门的谢思潇看着这一幕,热泪滚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