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乐小说中文网 - 历史小说 - 霹雳火在线阅读 - 第十章

第十章

        1

        丛林深处,阳光穿过密集的树叶投射在地上,影影绰绰。王星一行人在林间跑得呼哧带喘,沉重的脚步踩在湿地上,没有半点声响。王星举起右拳,其余几人立刻蹲下,警惕地四处观察着。王星上前几步,仔细观察着周围的树枝和草叶,一挥手,队员们立刻跟上。突然,空中传来一阵怪异的声响——一架无人机正在空中盘旋,王星一惊,紧急挥手,几人赶紧卧倒,隐蔽在旁边的树丛下。谢思潇皱着眉头:“无人机都用上了!他们脸皮够厚的。”王星不屑地一笑:“他们一贯如此。绝不吝啬使用高端武器装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007,咱们走不走?”谢思潇回头看了一眼郝玲玲,郝玲玲并不太友好地看着谢思潇,故意看王星,“007,我等着你下命令呢!”王星无奈地站起身:“走!注意隐蔽!”郝玲玲起身直奔王星,王星一把拽住她:“让你注意隐蔽!”郝玲玲连忙蹲下:“好好好!听你的!”曾紫陌看到了谢思潇的表情,一笑。王星匆匆向前,郝玲玲想跟上,被谢思潇挤了一下,谢思潇跟上了王星。郝玲玲赌气地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    前方,谢思潇瞥着王星,低声道:“你非带她干吗?”王星一笑:“不是为了平衡一下各组实力吗?”谢思潇不屑:“实力差的有的是,你为什么选她?嗲声嗲气的,看着就来气。”王星皱眉:“你跟她有仇啊?她得罪你了?”谢思潇语塞:“就是看不惯,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都跟你似的假小子,还要女人干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思潇怒视着王星:“色鬼!你故意选女人!就你一个男的!”王星脱口而出:“你不算女人。”谢思潇气急,王星严肃起来:“000,注意场合,现在不是打架的时候。”谢思潇怒视着王星。王星回望了一眼,低声说:“跟你说个正事儿。”谢思潇没好气:“干吗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多照顾一下019。”王星说,“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吧?”谢思潇白了他一眼:“废话!要不是你选了019,我还不乐意呢!”王星笑:“差点儿忘了,你们俩关系好像不错。”谢思潇脱口而出:“女人当然同情女人了,尤其是同被情感困扰的女人。”王星诧异地看着谢思潇。谢思潇一愣,目光闪烁。王星哑然失笑。谢思潇瞪他:“你笑屁呀!”王星苦笑:“她有我信,你有,打死我都不信!”突然,一阵急促的枪声响起!几人大惊着四处隐蔽!

        在不远处,三名菜鸟浑身冒烟,一脸沮丧地从密林深处走出来。随后,一个戴着狼牙臂章的中尉走出丛林,笑着拿起对讲机:“雪貂!雪貂!梅花鹿报告,击毙三个,逃了两个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收到!有我要的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梅花鹿仔细看了看三个倒霉蛋儿:“没有你要的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继续搜索!”雪貂命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明白!”

        2

        在洼地一侧的树丛中,王星几人隐蔽在树丛后,吃惊地望着这一幕。郝玲玲悄声叹息:“唉,又失去了三个队友。”谢思潇皱着眉:“他们好像在找人?”王星若有所思地望着梅花鹿离开的方向。很快,几个人战战兢兢地起身,随后身影消失在丛林当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密林里另一边,两个漏网的菜鸟慌不择路地狂跑着。突然,一枚爆震弹划着弧线落下!两人急忙卧倒,轰一声爆响,爆震弹轰然炸响!趴在地上的两名菜鸟晃了晃脑袋,都有点晕!两人还没反应过来,突然从周围涌出六七个狼牙队员,枪口对准了他们。两个菜鸟趴在地上,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    黄宝贵和石磊一组人被附近炸响的爆震弹吓了一跳,五人急忙闪身隐蔽,躲在树丛里大气不敢出。石磊左右看看,指着左前方低声说:“是那边儿!”黄宝贵诧异地问:“你咋知道?”石磊指了指相反的方向:“回音是从那边儿传回来的!”黄宝贵乐了:“你怎么分辨的回音和实音?”石磊得意地指着自己的耳朵:“俺耳朵好使。”另一名对员问石磊:“那咱们怎么走?”黄宝贵指着相反的方向:“当然得走这边儿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那边不是北方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黄宝贵狡猾地笑笑:“迂回!走!”五人站起身,匆匆走着,咚的一声闷响——一个队员愣住了,不相信地盯着身上的滚滚浓烟。黄宝贵大惊:“狙击手!——”石磊猫身钻进树丛里,大喊:“散开!快跑!”四人狼狈地赶紧分散,“s”形迂回着钻进了树林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树顶上,一把85狙击步枪从密集的树叶中伸出来,旁边,观察手放下望远镜,对着耳麦:“棕熊,棕熊!05区域过去五个!”说完两人收好武器,快速溜下大树,匆匆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3

        山泉边上,五名菜鸟满头是汗,气喘吁吁地跑来,四下隐蔽着。观察了一会儿,一名队员挥手,菜鸟们起身扑到山泉边,大口地喝水。一名菜鸟捧起一口水,正要喝,忽然愣住了——小水潭对面草丛里,一根鱼线做成的绊绳连着反步兵地雷在水中若隐若现。他下意识地侧头一看,一名队员的靴子正好缠在从水中探出来的绊绳上,那名队员一挪步,绊绳在水中一动!轰!地雷炸响,水花四溅。浓烟中,三名菜鸟浑身冒烟,另外两名逃也似的钻进树林,噗!噗!两声枪响,两人背后中弹,身上冒烟。小水潭对面的树丛里,七八个狼牙队员大扛着枪,大摇大摆地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4

        山沟内,许飞带着几名队员还在气喘吁吁地奔逃着,子弹呼啸着在密林里穿梭,菜鸟们不时躲闪隐蔽着,继续向前。后面,一组狼牙队员在丛林中跳跃着猛追过来,停住脚一看——没人影了!

        “跑得够快的!战术规避动作也挺标准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另一名队员就笑:“可别真把他们当菜鸟!别忘了,他们可都跟咱们一样,是飞狼训出来的!”队长看着空无一人的丛林:“我敢保证,要是也给他们等同的武器装备,他们比咱们不弱!”队员们笑:“那咱们算不算欺负人啊?”队长想了想:“不算!算轮回,当初咱们不也是这么过来的?”几人轻笑。队长一挥手,狼牙队员们快速消失在前方。不一会儿,周围的树丛里一片声响,许飞几人匆匆跑出来,全都瘫在地上,大口地喘息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让……真让007给说中了!他们就是狼牙的!”许飞大张着嘴,深呼吸。赵小丫也累得够呛:“大师兄全副武装欺负手无寸铁的小师弟,他们居然还理直气壮,真不害臊!”许飞拍了拍腰间:“也不能说手无寸铁,咱不是还有刀吗?”赵小丫嗤之以鼻:“刀能顶什么用啊!”许飞挣扎着爬起来:“走吧走吧!大难不死,必有后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5

        丛林上空,崔华盾驾驶的救援直升机缓缓降下高度,低空悬停,旁边,顾意驾驶的武直-10在护航。舱门拉开,两名战士将软梯抛下。在直升机下方的丛林里,三名被淘汰的菜鸟神情沮丧地走向软梯。崔华盾坐在驾驶舱里,探头看了看下方,表情复杂。顾意看到崔华盾的举动,对着耳麦:“山鹰,你在看什么?是不是在找他们的019?”崔华盾一愣,表情有些复杂:“寒号鸟,做好你分内的事儿。”顾意语塞,操纵着直升机:“明白!”

        舱门关闭,救援直升机在武直-10的护航下迅速拔高,掉头飞向另一处。

        临时指挥部里,高胜寒一个人在下围棋。雪貂得意地看看表,回身坐到高胜寒面前,低头看着他:“45分钟,17个。飞狼,你还能坐得住?”

        旁边,正在玩斗地主的秦成、于瑞和黄林下意识地停下手里的动作,马路也抬头看着高胜寒,都有点儿紧张。高胜寒头也不抬,继续摆弄围棋子:“45分钟,一帮号称精锐当中的精锐,你是特种兵,以逸待劳,才干掉17个毫无反抗能力的菜鸟,有什么可得意的。我要是你,这会儿都不好意思说话。”雪貂一下愣住了,马路几人脸上贴着纸条在窃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就真不担心我把他们全干掉?”

        高胜寒抬头看着雪貂:“你能干掉的就不是我要的,我要的,你干不掉。”雪貂腾地站起身:“我还不信了!”高胜寒笑,继续下一局。马路看他:“这盘棋,到底是左手赢了还是右手赢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很好奇,这盘棋你下了多少年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高胜寒抬起头:“从我初中开始吧,就没有看见过结局。很多事情,开始的时间太久了,就开始期待结局赶紧到来。但是这个结局总是不来,非常消耗我的耐心。渐渐地,我就开始靠这盘棋来磨炼我的耐心。我们的战士不缺勇敢无畏,缺的是耐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6

        密林深处,在一处不太陡的山坡上,王星和谢思潇从树丛里冒出头,谨慎地观察着。远处,直升机低空悬停,周边的丛林里三三两两地冒着浓烟。王星观察着各处烟雾点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    山坡后面的密林中,王星和谢思潇猫身返回,曾紫陌悄声问:“情况怎么样?”谢思潇叹息着摇头:“惨不忍睹!”谢思潇看着王星:“007,你什么结论?”王星皱眉:“他们在我们所有的必经之路上都设下了埋伏,并且随着我们的移动随时变换,越往北,埋伏点就越密集。”谢思潇一脸愁容:“那你的结论就是我们死定了对吧?”曾紫陌三人郁闷地看着他们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天网恢恢,疏而不漏,我们逃得了初一,逃不过十五。再这么走下去,真的死定了!”王星看表。谢思潇皱眉:“那你想怎么办?放弃?还是提出抗议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按照飞狼的规则,放弃和抗议是一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思潇抱怨:“说半天你等于白说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星沉默着,没接话。郝玲玲神情落寞:“看来我们真的过不了这一关了。无所谓了,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。大不了我还回去当我的小护士。”李珊瞪她:“你真想得开,都到这个地步了,怎么好意思回去呀!”郝玲玲撇嘴:“有什么不好意思的,就当玩儿了几个月拓展训练。”说罢,郝玲玲看着王星:“007,你要是被淘汰了,下一步去哪儿啊?要不你跟飞狼说说,继续留在飞虎旅吧,哪怕先在警卫连干一段儿也行啊,等下一期选拔你还上,我也继续报名……”王星皱眉,刚要开口,谢思潇撇着郝玲玲:“033!你烦不烦啊!007去哪儿跟你有关系吗?”郝玲玲回瞪她:“我又没说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在惑乱军心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少给我扣帽子,我只不过是想得更周全一点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干脆把烟雾弹拉开!自己周全去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!飞狼把我们带到这儿来,绝不是为了把我们全都淘汰!大家好好想想吧,肯定还有办法能让我们生存下去!”曾紫陌说。郝玲玲看着曾紫陌:“019,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呀?不帮我说话,帮外人说话。”曾紫陌皱眉:“033,我们都是队友,这里没有外人!现在确实不是吵架的时候,我们应该团结一致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我不说话了,你们有什么办法,我跟着你们走就行了。要死一起死,要活一起活!”郝玲玲赌气地蹲下,瞪着谢思潇,嘴里嘟囔着,“醋坛子!”谢思潇愣住了:“你说什么?”郝玲玲站起身:“我说你是醋坛子!你就是看不得我关心007,你才处处针对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曾紫陌和李珊目瞪口呆。谢思潇连忙慌张地掩饰道:“你……你胡说!我会……我会吃你和007的醋?你开什么玩笑!我……”谢思潇下意识地扭头看王星。王星直愣愣地看着谢思潇。谢思潇目光闪烁:“007!你……你别瞎想啊!她胡说的!”王星镇定地说:“我当然不会瞎想了。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!我有女朋友!”谢思潇语塞。郝玲玲大惊:“007!你有女朋友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这么优秀的男人,可能没女朋友吗?不合逻辑吧?”王星对着几个女兵们,“我说大小姐,现在是在训练,被抓住很惨的!能不能先消停会儿,不谈这个问题?!”

        郝玲玲一脸失落,都没人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都吵够了,咱们该走了。”王星一挥手,曾紫陌问他:“咱们往哪儿走啊?”李珊不耐烦地跟上去:“你刚才不是说天网恢恢吗?再走也是自投罗网。”谢思潇冷着脸:“不活了!大不了鱼死网破!”说罢,谢思潇朝山坡下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站住!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思潇扭头看着王星,王星皱眉:“什么鱼死网破呀,你要拿着刀跟狼牙拼命吗?那只能鱼死,网破不了。”曾紫陌看着王星:“007,你是不是早就有办法了?”王星神情严肃:“我是有个办法,可是我一直在犹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什么可犹豫的?说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星从腰间拔出一把多功能匕首,在地上划了一个大弧线。女兵们蹲在地上,看着弧线,又看王星。王星目光灼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说,绕开?”曾紫陌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绕开这张网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珊看着地上的大弧线:“那就不是50公里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初步预计,这条路线的总距离至少得120公里,而且一路上同样是丛林密布,高山峻岭,一切都是未知的,危险暂且不说,这对我们的体能是一个巨大考验,所以我在犹豫。”说罢,王星忧虑地看着曾紫陌。曾紫陌苦笑,但眼神坚定:“我们好像别无选择了。这对我来说的确是个巨大的考验,但我决不会退出。”王星感慨地点头,又看谢思潇。谢思潇瞥了一眼郝玲玲:“我的体能决不会有问题。如果019顶不住,我还会帮她!别的人就说不好了……”郝玲玲一扬头:“我当然也没问题!又不是没练过体能!”谢思潇笑:“这可不是赌气的事儿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谁跟你赌气了?”说罢,郝玲玲拍了拍身上的烟雾弹,“就算真扛不住了,我也不会当累赘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旦我们选择了这条路线,烟雾弹就没用了。”王星面色冷峻。几人愣住了,都看他。王星咽了咽唾沫,“我说的这条路线已经远远超出了直升机的搜索范围,如果我们在那儿拉烟雾弹,除了我们自己,没人会发现。”李珊有些发慌:“也就是说,我们得自己……自生自灭了!”王星点头:“也可以这么说吧。”——一片沉默。曾紫陌坚定地看着几人:“我们都想留下,所以我们别无选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又有几声枪响传来,郝玲玲叹息道:“唉,又不知道有多少兄弟姐妹被他们干掉了。”枪声还在响。曾紫陌有些激动:“我们要坐视他们被干掉吗?”王星沉声:“当然不能!”谢思潇苦笑:“没办法,谁让我们是霹雳火呢?我们就是干这个的!”几个人看着谢思潇笑。谢思潇皱眉:“你们笑什么?”郝玲玲揶揄着说:“我还以为你会说,哎呀,又要多出好多累赘了。”谢思潇等着她:“你最不可爱的地方就是自作聪明,多嘴多舌。”郝玲玲一扬头:“我觉得这是我的优点,说明我坦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明你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0号!我想我们没必要再针锋相对了吧!人家都有女朋友了,我们还争什么?”众人目瞪口呆,郝玲玲赶忙捂住嘴,曾紫陌一脸苦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谁跟你争了!033,别把你自己的自作多情强加给我好不好?”说罢,谢思潇往下走去。曾紫陌叫住她:“0号!你去哪儿?”谢思潇头也不回:“去找他们啊!难道要在这儿点烽火引他们来呀?到时候他们没来,狼群来了!”王星大喊:“0号!这活儿你一个人干不了!我和你一块儿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用不着!”谢思潇气呼呼地跑了下去。王星一笑。曾紫陌焦急地说:“007!你快去追上她吧!她一个人太危险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们原地隐蔽!”王星转身下山,又停下脚,回头,“记住!我们不回来,你们千万别动!”说完加快速度追赶谢思潇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珊看着一脸沮丧的郝玲玲:“你就不能矜持点儿?人家有女朋友。”郝玲玲叹息了一声:“这种时候,有什么可矜持的?不是没结婚吗?只要他没结婚,所有人的机会就是均等的!我知道我机会不大,但是好歹我得努力争取吧?矜持能换饭吃吗?自尊心能换来终生幸福吗?”曾紫陌听着苦笑,又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    山下密林,谢思潇急匆匆地跑着,忽然,身后有一阵轻微的响动。谢思潇猛地闪身,隐蔽到大树后,警觉地拔出匕首。脚步声越来越近,谢思潇杀气腾腾,猛地闪身出来,雪亮的匕首刺过去——叮的一声,两把匕首碰到一起!谢思潇一惊:“你干什么?”王星收起刀,笑笑:“试试你的警惕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问你下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活儿你一个人干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思潇收起匕首:“我一个人反而自由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就别意气用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思潇回身瞪着王星:“我是怕担嫌疑。”王星笑:“你还当真了?”谢思潇瞥眼:“你才当真呢!”王星笑:“不可能,我有女朋友,再说了,我对男人婆没兴趣。”谢思潇愤怒地挥拳,王星皱眉:“干什么干什么?都说你是男人婆了,你不用再证实一遍了。”谢思潇低声怒吼:“007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先找人!先找人!等考核结束,我陪你大战三百回合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!”谢思潇愤怒地收回拳头,赌气地往前走。王星跟在后面,苦笑,又若有所思:“她不会是玩儿真的吧?”谢思潇在前面回过头:“走不走?”王星赶紧跟上。

        7

        在密林深处的一棵大树下,石磊侧头紧贴着大树根部,在他旁边,黄宝贵和另外俩队员屏住呼吸,盯着他。石磊抬起头:“周围没人!”黄宝贵感慨地拍了拍石磊的肩膀:“024,我今天才发现,你这耳朵还真是个宝贝,怎么练的?”石磊憨笑:“也没咋练过,小时候在山上放羊,经常有单个儿的羊离群,山高林密的不好找,俺就全靠耳朵听。”黄宝贵赞叹地伸大拇指,左右看看,皱眉:“咱这是迂回到哪儿了?”石磊四下看看:“这地方咱应该走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何以见得?”

        石磊指着不远处的一棵大树:“俺记得它,当时那个狙击手击毙了咱一个人,咱们逃跑的时候就是从这儿绕过去的……”黄宝贵大惊:“你是说,咱绕了一个多小时,又绕回来了!”石磊认真地点头:“错不了!”黄宝贵瞪着石磊:“那你还用耳朵听个蛋啊!傻子也知道这儿没人了!”黄宝贵沮丧地一屁股坐到地上:“我的亲娘啊!我这一个多小时的奔波呀!累得跟驴似的,我又绕回来了。”石磊笑:“咱还真跟个驴似的,驴就是拉磨的,一圈儿一圈儿一圈儿……”黄宝贵气恼地抓了一把草扔过去:“你还笑得出来!”石磊憨笑:“你不经常告诉俺要乐观吗?”黄宝贵语塞,仰面朝天躺到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025,咱不走了?”石磊看他。黄宝贵哀叹着:“一圈儿都绕回来了,不在这几分钟了,你让我歇会儿,我有点儿乱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025!咱不能歇!咱好不容易摆脱了追击,可是又回到起点了,咱得抓紧时间了!天快黑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024,求你了,别说话了,我想静静!”

        石磊纳闷儿地问:“静静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扑哧一声,另外两名队员乐了!黄宝贵烦恼地起身扑向石磊:“我弄死你……”突然,一阵脚步声传来!几人大惊,快速起身闪避——十几个穿着破烂迷彩服的菜鸟们迎面跑过来,黄宝贵闪身出来:“都回来了?”一名菜鸟沮丧地说:“走投无路,只好往回跑。”黄宝贵叹息:“幸福的理由有一万种,不幸的理由总是出奇地一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007和0号让我们返回的。他们还让我们留意着你们,现在好了,我们省事儿了。”黄宝贵几人一愣。石磊惊讶地问:“007和0号啥意思啊?为啥让你们返回?”菜鸟摇头:“具体不知道,他俩让我们到这儿等着,说是有新的方案要和我们商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另一处密林深处,草丛里枪声大作,许飞和赵小丫拼命地在跑。赵小丫气喘吁吁:“014!这是哪儿啊?”许飞顾不上回头:“我哪儿知道?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是飞过这儿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飞过,可我没钻过呀!”前面一个深坑,许飞脚一个踩空身体失去平衡!眼看着就要摔出去,赵小丫惊叫着扑上去,一把将许飞拽住,许飞身体向后挣扎着,眼看着坠落,赵小丫忽然猛地横向一拽,将许飞硬生生拽上来,自己却摔落在坑里!

        许飞倒在地上,愣住了,焦急地起身:“015!你没事儿吧?”坑里,赵小丫满脸是土,疼得龇牙咧嘴:“没事儿。”许飞伸手将她拽了上来。赵小丫浑身是土,身上沾满枯枝败叶,脸上也被划伤,手臂上划开一道口子,渗着血,笑嘻嘻地看着许飞。许飞表情有些不自然,低吼:“谁让你拉我了!”赵小丫笑意盈盈:“我保护你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用得着你保护吗?——你能不能别这么肉麻呀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只对你肉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飞目瞪口呆,尴尬地错过脸去,赵小丫向前凑了凑:“生气啦?”许飞不理她:“一边儿去!”赵小丫撒娇似的又往前凑了凑,许飞无奈地看着赵小丫:“015,我对你真的没感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做得不够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做得非常好,刚才和他们遭遇,要不是你,我就挂了,这儿也是,掉进坑里的本来应该是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还对我这样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抵触,下意识地抵触,我的潜意识不允许我对你有什么想法,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小丫一脸惊讶:“你什么潜意识啊?”许飞嗫嚅了半天,才缓缓说道:“我一看到你,就想起你表姐……”赵小丫一脸震惊:“你还爱着我表姐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等我把话说完!”许飞一瞪眼,“我一想起你表姐,就想起当年那个扎着俩朝天辫儿,吸溜着大鼻涕的你。”赵小丫下意识地蹭了蹭鼻子: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然后就没有然后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呀?你嫌我脏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嫌你小。”许飞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小丫下意识地看向自己的胸部:“我哪儿小啊?我不小!”许飞哭笑不得:“我嫌你年龄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男的怎么会嫌女的年龄小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跟你解释不清楚,总之,我对你真的没那种感觉,要说有,我挺愿意你当我妹妹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小丫的眼圈儿红了:“你少来这套,我懂!男的一说这种话,基本上就是嫌弃女的!”许飞目瞪口呆。赵小丫赌气地站起身:“我知道,你心高气傲,你喜欢天上飞的,不喜欢我这个地上跑的!可人家天上飞的有自己的心上人了,我这个地上跑的对你一往情深的……”许飞打断她,一脸认真:“015,给我点儿时间,让我考虑考虑,行吗?”赵小丫愣住,赌气地说:“这一套我也懂!你这是拖延战术!我不吃你这一套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过来!”赵小丫愣住,许飞招手,“我让你过来。”赵小丫尴尬万分,红着脸跑了过来:“这么快就考虑好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坐下!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小丫有些激动,紧张地向前靠了靠,急促呼吸:“014……不合适吧?咱们还在考核呢……环境也不太浪漫……我脸上这么脏……”赵小丫激动地闭上眼睛。许飞忍着笑,从急救包里掏出药品和纱布,拽过赵小丫的手臂,赵小丫睁开眼睛,尴尬万分:“我还以为你……”许飞一丝不苟地给她处理伤口:“拜托,我是军人。别说我对你没感觉了,就是有感觉,我也不能这么轻浮啊。”赵小丫幸福地笑:“可你还是疼我。”许飞瞪她:“闭嘴!现在你什么也不要想,我们是战友,懂吗?因为我们是战友,所以我帮你处理伤口!”赵小丫点头如捣蒜:“好好好!”许飞苦笑:“你说你一个小丫头,哪儿那么多想法呀?”赵小丫噘着嘴:“我不小了!忘了我的朝天辫儿吧,我现在是短发,除了感冒,我也不流鼻涕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空中传来直升机的声音,许飞抬头,看见救援直升机在武直-10的护航下快速掠过,许飞望着武直-10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    空中,顾意操纵着武直-10,调整了一下航向——是许飞和赵小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寒号鸟,你飞偏了!”崔华盾提醒她。顾意一惊,连忙调整航向:“对不起,山鹰。”顾意继续操作直升机,一笑:“山鹰,我觉得呆鸟和那个赵小丫挺般配的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崔华盾没有说话,顾意若有所思:“呆鸟有个归宿也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寒号鸟,现在我们的任务是救援,请集中注意力!你想受罚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意一愣,连忙正色道:“明白!山鹰!”

        密林深处的草丛里,许飞望着消失的直升机愣神,赵小丫干咳了几声:“还包不包了?”许飞缓过神,继续包扎。赵小丫看着心不在焉的许飞:“是她吧?叫什么鸟儿来着?”许飞低头包扎:“寒号鸟,顾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她好像看见咱们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又怎么样?我们又没干别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小丫叹息:“那你又得去解释解释了。”许飞大惊,瞪着赵小丫:“你怎么知道?”赵小丫幽怨地叹了口气:“上次你说上厕所,我看你情绪不对,有点儿担心,就也请了假,跑出来以后,我发现你去了战虎的宿舍楼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全看见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全听见了。她说你和我一样幼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飞尴尬地看着赵小丫:“你……你不会介意吧?”赵小丫笑:“没关系!我承认我幼稚。爱上一个人,才会显得很幼稚。”许飞睁大了眼睛看着赵小丫。赵小丫惨然一笑,望着天:“只可惜呀,我是因为爱上你才显得幼稚,你是因为爱上她才幼稚。”许飞表情复杂地看着赵小丫。赵小丫揉了揉包扎好的手腕,站起身来:“没关系,我挺得住!我喜欢你又不是一年两年了!”许飞皱眉,站起身,诧异地看着赵小丫:“我一直搞不明白,你为什么喜欢我呢?”赵小丫表情复杂地扭头看着许飞:“这个是我的秘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两个聊够了没有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飞和赵小丫大惊,回身望过去,王星和谢思潇从树丛里钻了出来。许飞震惊地看着他俩:“007,0号,你们怎么在这儿?”谢思潇笑:“幸亏我们不是狼牙的人,要不然,你们两个死定了!什么时候了,还玩儿暧昧!”许飞和赵小丫一脸尴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组就剩你们两个了?”王星问。许飞点头:“你们呢?也剩两个了?”赵小丫焦急地问:“019,020,033她们全挂了?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组没损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小丫惊讶地:“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因为我们基本上没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动?”许飞和赵小丫震惊地看着王星和谢思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没看出来吗?这种情况下,谁动谁死!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思潇也是一声叹息:“刚才我们几乎是顺着‘尸体’找到你们俩的。”许飞神情黯然:“007,我们到底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往回走!”王星说,“现在我们能找到的所有人,都在起点附近集合了。我们要换个办法过关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办法?”许飞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会儿再说吧!这儿是狼牙的伏击圈,快走!”谢思潇一招手,四人匆匆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8

        临时指挥部里,雪貂茫然地盯着大屏幕上的卫星地图,诧异地回头问高胜寒:“飞狼,你确定你的队员没人主动退出考核吗?”高胜寒盯着棋盘落下一子:“确定。他们手里都有烟雾弹,只要一拉弦儿,就算退出了。山鹰那边没有给我任何队员主动退出要求救援的信息。”雪貂一脸纳闷儿地走过来:“奇了怪了!整整两个多小时,我这边的数据还是17个!我布置的第二、第三道防线,一个人毛没见着。”高胜寒眨巴眼睛:“也许是你的网布设得不够周密,被人家钻了空子呢!”雪貂肯定地摇头:“不可能!要是连这点儿小活儿都干不好,我们早就集体转业了。”马路也走了过来,脸上有一丝忧心:“飞狼,他们不会出什么意外吧?”秦成脸上贴着纸条说:“挂了17个,还剩23个,总不能全出意外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都看高胜寒。

        高胜寒神秘地一笑,起身走到牌桌旁,抓起扑克:“怎么不玩儿了?继续啊!时间还长着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密林里,七个黑影正拼命地跑着,急促的喘息声和脚步声在幽暗的密林里节奏分明。一棵大树下,黄宝贵和众队员焦急地等待着。这时,王星和谢思潇等人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。石磊松了一口气:“你们可回来了!俺们还以为你们出啥事儿了呢!”王星一笑:“往回走还能出什么事儿?”曾紫陌关切地看看在场的队员,王星命令:“各组的,看看自己的人,有没有落下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007!你说的新方案到底是什么呀?快说说,天可快黑了!”黄宝贵等不及地问。所有人都看王星。王星目光灼灼:“方案很简单,我们一起来一个100公里大越野!”石磊大惊:“啥意思?不是说五十公里吗?”黄宝贵也挠头:“一来一回已经五十多公里了,再跑回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跑回去就等于自投罗网——”王星看着两人咬牙切齿地说,“我的意思是,我们继续往回走,沿着出发时候的那座山,一路向东,再向北!”众人面面相觑。黄宝贵摇头:“没听明白!”谢思潇沉声道:“007是说,我们绕开这张网,把路线从一条直线变成一个半圆。”王星抬手看表:“时间不多了!明天天亮之前,我们必须要到达接应点。情况你们也看见了,除了这个办法,没有第二条路可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沉默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勉强大家,愿意跟我们走的,现在就出发!不愿意跟我们走的,就地留下。队友一场,咱们各自珍重。”王星将手里唯一的武器插在腰间。气氛有些沉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走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走!”许飞和赵小丫表态。郝玲玲左右看看曾紫陌:“我们是早商量好的,一起走!”

        石磊看着黄宝贵:“025,你走俺就走!”黄宝贵思索着,看着石磊:“只要你走,我就继续罩着你。”石磊笑了,俩人一起走向王星。队员们陆陆续续都表了态,还有五名队员低头沉默着。谢思潇看着几人:“你们不走吗?”一名队员沮丧地看着众人:“别人我不知道,我是走不成了。”说罢,撸开自己的裤腿——他的小腿上包着浸血的纱布,肿胀得很粗。曾紫陌声音低沉:“67号,只要你想走,我们轮流扶着你,轮流背着你。只要你自己不放弃,我们就不会放弃你!”67号再也忍不住眼泪淌下来:“019,有你这句话我就知足了。直说吧,我不想走,不仅仅是因为腿上的伤……”67号哀伤地扭过脸去。谢思潇不再说话,看看其他几人:“你们呢?决定不走了?”几个队员低头不说话。王星看着几人,一抱拳:“各自珍重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9

        指挥部里,雪貂拿着对讲机一脸兴奋:“收到!收到!继续搜索!一草一木也别给我放过!哈哈!”雪貂回头看着高胜寒,得意地说:“02号区域,又击毙5个,还剩18个。飞狼,你怎么看?”高胜寒看着卫星地图:“你怎么看?”雪貂笑:“这5个菜鸟解开了我心里的谜团,怪不得我后面的防线没见到人呢!原来他们窝在02号区域没动窝儿!由此可见,其余的人也离他们不远了,我快收工,准备下一场节目了。”马路和秦成三人忧虑地看高胜寒。高胜寒淡然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临时指挥部的电台传来前方最新战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雪貂!雪貂!梅花鹿小组报告,02区域搜索完毕,没有发现新的菜鸟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雪貂!雪貂!棕熊小组报告,03区域一切正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雪貂脸上的笑容消失了,皱着眉头问:“棕熊!一切正常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……没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雪貂!雪貂!云豹小组报告!04、05区域搜索完毕,没发现情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雪貂眉头紧皱地看着卫星地图:“各小组!各小组!第一,请确定你们对每个区域的搜索非常彻底!第二,如果做到了第一点,就给我继续往下搜!”对讲机里传来一阵明确声。雪貂一脸疑惑,高胜寒不动声色地坐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后面正在打牌的几人面面相觑,诧异地看高胜寒。马路悄悄走过去,高胜寒抬头看他:“干吗?”马路回头瞄了一眼雪貂,压低声音:“飞狼,给透个底,省得我们心都悬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透什么底呀!我没底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人呢?”秦成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哪儿知道!我又不是神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几人语塞。这时,崔华盾掀开帐篷帘子走了进来,高胜寒笑着抬头,手里还拿着棋子:“哟!山鹰来了,辛苦!快请坐!”雪貂回身敬礼,又盯着大屏幕,拿起对讲机:“云豹!云豹!你的左侧有一条山谷,进去看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崔华盾看着高胜寒下棋:“这残局还没下完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下不完了,坐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都替你可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高胜寒笑:“可惜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可惜什么?100多个精英队员,被你训来训去,剩十几个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有什么不好的?我这是搂草打兔子,顺便帮各部队加强一下基层人员军事素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崔华盾苦笑:“没错,霹雳火现在快成教导大队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五十步笑百步,战虎的训练不比我轻松,咱俩外号儿都差不多,我是高疯子,你是崔阎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淘汰率比你差远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因为你没那么多飞行员,否则的话,你以为你能比我心软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跟你说点事。”崔华盾看着高胜寒,正色道。高胜寒起身跟他走到帐篷的角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现在什么感觉?有没有感觉于心不忍?”崔华盾看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训练嘛!不能心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说对她!”崔华盾低吼,高胜寒一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已经五个多小时了,天也快黑了……说真的,刚才救援那些被淘汰的队员,我真的希望在其中能发现她。可惜没有。”崔华盾目光复杂地看着高胜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要我怎么办?总不能暗箱操作把人家淘汰掉吧?凭什么?这对她不公平。”高胜寒声音低沉。崔华盾凝视着高胜寒:“所以,你其实是在庆幸,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为什么老想揣摩我的心思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因为我想让她得到幸福!因为她的幸福,与你息息相关。我必须得知道你是怎么想的,才可能确保她能幸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高胜寒苦笑:“你真有点儿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随便你怎么想吧,这次,我会为她护航到底。”崔华盾转身,甩手出了门。高胜寒看着崔华盾的背影苦笑。他端起水杯,下意识地看大屏幕上的卫星地图。

        10

        深山密林里到处都是高耸入云的参天大树,荒草丛生,遮天翳日。王星率着队员们气喘吁吁地在林间穿梭,不时用手里的匕首劈砍着身前的枝枝蔓蔓。许飞满头是汗,抬头看着头顶上密不见天的树冠:“我敢保证,咱们应该是有史以来第一批走过这片丛林的人类。”曾紫陌喘着粗气问:“咱们走了多远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20公里吧。”王星说。黄宝贵一脸沮丧:“也就是说,距离接应点,还有80公里。”王星点头:“没那么绝对,100公里只是预估,前方的地形咱们完全不熟悉,也许遇到特殊地形,还会绕道呢。就算不绕道,谁能保证咱们走的是直线?”赵小丫满脸愁容:“盼着晚上是大晴天吧,看着星星走,不至于迷路。否则咱们就惨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丛林上空,一架无人机呼啸着低空掠过。密林深处,一队穿着丛林迷彩的狼牙特战队员分散队形,持枪在丛林中搜索。崔华盾和顾意驾驶着武直-10,神情严肃地注视着丛林下方的动静。

        指挥部里,雪貂严肃地看着高胜寒:“飞狼!我强烈建议你将现在的情况向你的上级报告!”高胜寒没抬头,还在下棋:“报告什么?报告你们实在抓不到我的人了,申请退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飞狼!我是认真的!”雪貂一脸认真,“现在我完全可以确定,剩下的这18个人,根本不在你给我设定的演习区内!在0号山区这样复杂的地形中,这将意味着什么,你应该比我清楚。”马路看着大屏幕上的卫星地图,震惊地看着高胜寒:“飞狼!他们不会真的绕道了吧?!”高胜寒不为所动,目光盯着棋盘:“我给他们设定的本来就是一个死局,凭借一把刀,能躲开全方位的立体围追堵截吗?他们不绕道,怎么过关?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大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他们绕道,至少要走一百多公里的路!这条路可全是原始森林,什么复杂的地形都有!”秦成张大嘴,“他们手里可只有一把刀啊!连北斗都没有!万一迷了路……”马路也是一脸担忧:“飞狼!风险太大了!”高胜寒目光灼灼,继续下棋:“要想救人,先得学会自救!他人的生命高于自己的生命,首先就要不怕死,连这点儿风险都不敢冒,算什么呢?”众人语塞,都忧心忡忡地望着大屏幕上的卫星地图——黑漆漆的森林里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    浩瀚的原始森林枝繁叶茂,灼热的太阳照射在丛林上空,一层湿热的雾气逐渐在林叶间升腾。在一处十几米高的断崖上,风不断地从空寂的空地上呼啦啦地刮过,崖壁很陡,几乎成九十度角。王星抓着长在崖壁的树丛根部,艰难地曲线下行,不断有落石被踩下去,掉进下面的荒草树丛中,发出的一阵阵闷响伴随着山风在林间回响。队员们小心翼翼地跟在他身后,每个人浑身都混着汗水和泥浆,脸上和手臂上的划痕都渗着血丝。良久,队员们艰难地爬下断崖,颤巍巍地爬起来,互相搀扶着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11

        夜晚的深山里,队员们仍在青纱帐之间穿行,犹如出鞘的黑色利剑与黑夜融为一体。夜幕下,一群直升机编队闪着红灯在丛林上空掠过。

        指挥部的帐篷里,灯火点点。旅长王浩和几个干部匆匆进来,众人急忙起身敬礼:“旅长!”高胜寒也从棋盘前站起来,敬礼:“旅长,您亲自来了?”王浩还礼,冷着脸走到大屏幕前。几名干部表情凝重地跟了上去。教官们面面相觑,下意识地看高胜寒,高胜寒不动声色。这时,门帘掀起,崔华盾拎着头盔,冷着脸进门,怒视着高胜寒。高胜寒有意错开他的目光。

        王浩站在卫星地图前,黑着脸问:“你有多大把握?”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都不敢说话,都看高胜寒。高胜寒一挺腰背:“没把握。”王浩严肃地凝视着高胜寒:“他们有没有生命危险?”马路几人面面相觑,紧张万分,雪貂也紧张地看着高胜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沉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旅长!我的意见,马上结束这次考核,派战虎的直升机搜索0号山区所有区域!人命关天,真出了事儿,那可不是闹着玩的!”崔华盾怒气冲冲。王浩在犹豫。崔华盾痛心疾首:“旅长!战虎全员已经做好搜救准备,随时可以起飞!”王浩凝视着高胜寒:“飞狼,你的意见呢?”高胜寒不吭声,王浩看他,“你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在想,派救援直升机去搜救霹雳火救援队,这件事会不会成为一个笑话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他们都还是集训队员!”崔华盾低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肯定会有人成为霹雳火的一员!如果这一幕成为现实,对他们每一个人来说,都是耻辱!也是霹雳火永远难以抹去的耻辱!”高胜寒声音低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是谬论!”崔华盾趋前一步,低声怒吼,“你明明知道他们当中有卫生队员,她们根本不能跟你的特种兵相比!她们根本不可能在这样的山林夜晚这样长途跋涉!你所说的尊严和荣誉,难道会比她们的生命还重要吗?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她们来说,尊严和荣誉,当然比她们的生命还重要。”崔华盾语塞。高胜寒看他:“我不会比你好过,我也担心她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干?”崔华盾怒气未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中国陆军的未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崔华盾一愣。高胜寒看向王浩:“我们未来是要打仗的,对吗?”王浩不吭声,崔华盾表情复杂。王浩没有说话,转身走了。崔华盾着急地叫:“旅长,旅长?”王浩没吭声,转身出了帐篷。崔华盾回身怒视着高胜寒:“你干的好事!”高胜寒面不改色:“换了你,你也会这样做。”崔华盾咬牙瞪着高胜寒:“她……她要是出了事,我和你没完!!!”说完,崔华盾气冲冲地出去了。高胜寒看着大屏幕上幽暗的密林,也是忧心忡忡。

        12

        密林深处,月色变得有些黯淡,四周一片黑漆漆的。王星率队疲惫不堪地在林间穿梭,这种林子平时少有人行走,到处都是凹凸不平。突然,曾紫陌脚下一个趔趄,摔倒在地,赵小丫和郝玲玲惊叫着扶着她。曾紫陌痛苦地靠着树坐下,大口地喘着粗气。谢思潇看她:“019,你还行吗?”曾紫陌摇头,挣扎着想站起身,忽然一声惨叫。谢思潇蹲下,小心地脱下曾紫陌的鞋,愣住了——曾紫陌的脚肿胀不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会伤这么重?”谢思潇愣住了。曾紫陌挤出一丝笑:“就是肿了而已,不严重。”谢思潇看着她红肿的脚:“还说不严重!你再走下去,你这只脚就废了!”曾紫陌一笑:“别危言耸听,我自己就是医生,心里有底,真没那么严重。”郝玲玲含着眼泪:“下午过河的时候她就崴了脚,一直不让我们说。”曾紫陌强忍着痛:“我……我当时没感觉有这么严重,谁想到它居然肿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话前后矛盾,你刚说过,你自己就是医生,怎么可能判断不出伤势重不重?”谢思潇看着她,“你是担心我们反对你继续走。因为过河的时候,我们还没有完全跳出包围圈。”曾紫陌苦笑:“是的,我不想给自己留下放弃的余地。我不想放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都看着曾紫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019,我们不会放弃你的。”王星认真地说。许飞也点头:“已经走到这儿了,我们都在绝境之中,绝境求生,不放弃别人,也就等于不放弃自己。”曾紫陌含着眼泪点头:“谢谢!谢谢大家!”谢思潇小心翼翼地把鞋给曾紫陌套上,曾紫陌咬牙强忍着。谢思潇努力搀扶起曾紫陌:“我先扶着你走,如果你走不动了,我就背你。”郝玲玲含泪:“0号,还是我们来吧。019好歹算我们一个单位的。”谢思潇冷声:“等你们被淘汰以后再拉山头儿去吧!这儿只有霹雳火。以你们的体能,能照顾好自己就不错了!”说罢,搀扶着曾紫陌向前走。郝玲玲愣在那儿,但这次她没有生气。王星下意识地看看谢思潇,苦笑着对队员们一挥手:“走!继续前进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珊不满地看着谢思潇的背影:“她怎么这样啊?!每句话都尖酸刻薄的。”郝玲玲叹息一声:“嗨,她主要是针对我,你只是躺枪。”曾紫陌回头看了一眼郝玲玲和李珊,苦笑着对谢思潇:“你根本就不是一个刻薄的人,为什么老刺激她们俩?她们两个人都挺不错的。”谢思潇难得一笑:“现在不是交朋友的时候。”曾紫陌诧异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刺激一下她们,对她们没坏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明白了,你是用激将法,变相鼓励她们。0号,没想到你一个小姑娘,做事还这么有谋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思潇笑:“别把我想得那么高深莫测,我是依葫芦画瓢,跟飞狼学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飞狼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飞狼就是这样一个人,当年我在他们那儿特训的时候,他损我可比我损她们俩狠多了!那时候我恨死他了,每天在训练之前,都把他骂上一百次,然后一整天都活力无限!可是等特训结束才发现,他那一套全是装的,他比谁都和蔼可亲。”曾紫陌尴尬地一笑。谢思潇一愣,讪讪地:“我是不是不应该在这种时候说他的好话?”曾紫陌苦笑:“没事儿!——我比你了解他。”两人相视一笑,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13

        清晨的丛林里树木葱郁,雾气缭绕,阳光包裹着密林,透过密林间的缝隙投射在地上,斑斑驳驳。除了沙沙的脚步声外,四周一片安静。

        王星担任着尖兵,小心翼翼地从丛林中走出来,队员们一脸疲惫,眼里都是血丝,紧随其后。王星观察着四周:“原地休息一会儿吧。”众人一下子瘫坐在地上,谢思潇小心翼翼地扶着曾紫陌坐下。赵小丫和郝玲玲急忙上前:“019,你怎么样?”曾紫陌喘息着:“有0号扶着我,好多了。”谢思潇故意扭头看别处,起身问瘫在地上的队员们:“都能挺住吗?有没有受伤的?有就说出来,别等走不动的时候添麻烦。”郝玲玲瞪着谢思潇:“什么话呀?这不是指桑骂槐吗?”曾紫陌一笑:“你们还行吧?”赵小丫赌气地看着谢思潇:“不行也得行啊。”王星站起身:“你们原地别动,我去前面探探路。”许飞也站起来:“走,我跟你一块儿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14

        山间风动,树叶沙沙。黄宝贵大躺在地上喘着气。石磊坐在他旁边,有点儿于心不忍地看他:“俺现在觉得特别对不起你。”黄宝贵闭目养神:“为什么呢?”石磊带着哭腔:“你是为了罩着俺才受这份儿罪的,你一直都是为俺着想。要不是因为俺,你现在都转业了,没准儿都开了兽医站,当上小老板了。”黄宝贵枕着双手,白了他一眼:“是主治医师!我对当老板没兴趣。”石磊一脸憨厚地问:“兽医有这职称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没有?现在在城里,兽比人金贵,兽医院比人医院还豪华,别说主治医师了,主任医师都有,还有专家坐诊呢!”黄宝贵振振有词。石磊恍然大悟,歉疚地拉着黄宝贵:“宝贵,俺真对不住你,为了俺的理想,俺爹的面子,耽误你实现自己的理想了,还跟俺在这儿受苦。”黄宝贵眨巴着眼睛看石磊:“你好像特别擅长自我批评。”石磊快哭了:“俺本来就对不起你……”黄宝贵笑了笑,安慰他:“行了行了!傻实在!实话跟你说吧,我跟你来这儿也不光是为了罩着你。”石磊睁大了眼睛:“那你还为了啥?”黄宝贵抬头看着高耸入云的古树,一脸憧憬:“我是想啊,在霹雳火干上几年,等将来老了,干不动了,我就回家开一个宠物紧急救助中心,现在这宠物不光是得病,被车撞的,被别的狗咬的,挂树上的,掉下水道的,什么样的没有?你想吧,咱连飞行员都能搜救,还救不了猫啊狗啊的吗?”石磊一脸崇拜地看着黄宝贵:“025,俺太佩服你了!你这想法太好了!俺全力支持你!等你干这个救助中心,俺去给你打工!”黄宝贵撇着嘴看他:“你就算了吧!你要是脱了军装给我打工,你爹还不把我的救助中心给拆了呀?”突然,前方树丛传来一阵轻微的沙沙声,所有人都一个激灵,起身寻找隐蔽,原来是王星和许飞气喘吁吁地狂奔回来。王星表情凝重地看着所有人:“大家都过去看看吧!”众人一惊,面面相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