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乐小说中文网 - 历史小说 - 霹雳火在线阅读 - 第四章

第四章

        1

        夜晚,队员们疲惫不堪地在机场跑道上狂奔。秦成站在突击车上,手里拿着高音喇叭:“在那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群小菜鸟——预备,唱——”参差不齐的声音从队伍里传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秦成喇叭一扔,跳下车拔腿就跑——马路驾驶着消防车急速开过来——黄林和于瑞端着消防水龙头一通猛喷,队员们高声惊叫着四处躲避,被水流喷得七零八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起来!起来!继续跑!停下就意味着被淘汰!这只是体能训练的第一天!今天都过不去,你来这儿干什么?”秦成高声大喊。队员们挣扎着相互拖拽着爬起来。另一辆消防车从另一个方向疾驰回来,高压水龙头直接扫了过来,曾紫陌被强大的水流冲得摔倒在地,赵小丫几个人挣扎着把她拽起来,曾紫陌大口地喘着气,郝玲玲带着哭腔:“队长,你这是何苦呢?”曾紫陌倔强地抹了一把脸:“这里没有队长!我是019!”说完挣扎着继续跑,三个女孩儿踉跄着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远处,王星抹了一把脸上的水,冲着消防车怒吼:“就不能来点儿新鲜的吗?”许飞跟在他旁边:“你好像对他们的套路很熟悉,被他们训过?”王星不理他。许飞又问:“你跟他们一起来的?以前没见过,是特种兵吗?”王星瞥了他一眼:“飞行员!做好你自己的事儿,别问那么多问题!”许飞不满地继续跑:“嘁,跟我乐意搭理你似的!”王星还是没理他,继续向前猛跑。许飞看着他,赶紧跟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跑道的另一端,高胜寒跷着腿靠在椅子上喝饮料,黑龙蹲在旁边,伸着脖子好奇地看他。一旁,谢思潇打开探照灯扫过去——刷!探照灯雪亮的灯柱直射向跑道上的队员们,队员们慌乱地闭着眼睛四处躲避,有人不断地摔倒,又被旁边的队员扶起来,又摔倒。秦成举着高音喇叭在吼:“起来!起来!受不了的自动出列,能坚持的继续跑!”王星咬牙,啊的一声怒吼,冲到队列的最前面。

        谢思潇冷笑着将探照灯刷地扫过去——王星被强光射得眼泪直流,仍然愤怒地瞪着谢思潇,但没用,只要他跑到哪儿,谢思潇的强光就追到哪儿。王星愤怒地一把将帽子抓下来,倒着戴上,蒙住眼睛,嘶吼着继续猛跑。谢思潇一愣,觉得很没趣,只好掉转探照灯。高胜寒坐在旁边,微微一笑:“和他对上了?”谢思潇不屑地嘁了一声:“我就看不惯他那么狂!”高胜寒笑:“你不也挺狂的吗?”谢思潇自信地扭动着强光灯:“狂得有狂的资本!”

        高胜寒放下文件夹,看着队伍中挣扎着前行的曾紫陌。雪亮的灯光照射下,曾紫陌被水龙头不断地扫过,摔倒,爬起来,再摔倒,再爬起来。高胜寒痛苦地闭上了眼睛。谢思潇的余光发现了他的表情,又看看人群中挣扎的曾紫陌,沉声道:“飞狼,需要我帮你吗?”高胜寒闭着眼睛:“帮什么?”谢思潇看着狼狈不堪的曾紫陌:“你好像不希望那个卫生队长留在这儿。军士长没跟我细说,但是我能感觉到,你们之间一定有非同寻常的故事。”高胜寒睁开眼看着曾紫陌,面无表情地说:“做你该做的事。”曾紫陌没说话,调整好探照灯,强光刷地直射向曾紫陌。

        机场跑道上,灯柱下的曾紫陌脚步更加踉跄了,但仍然咬着牙坚持着。她目光倔强地望着强光射来的方向,光晕旁高胜寒的身影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    谢思潇操作着强光灯,下意识地看看高胜寒,高胜寒的目光望着别处,抓起扩音喇叭:“别在我面前故作坚强!外强中干的人我见多了!我绝不会心软!因为我历尽沧桑,亲自体会过因为心软而付出的惨重代价!我现在心如铁石,因为我必须要为你们负责!”

        曾紫陌在强光中挣扎着跑。赵小丫心疼地看着曾紫陌,怒视着高胜寒,嘶吼着挡在曾紫陌面前:“没这么欺负人的!”李珊和郝玲玲也跟上去,挣扎着替曾紫陌挡着雪亮的强光。谢思潇失望地将探照灯转向别处,高胜寒复杂地看着三个女孩扶着曾紫陌在泥水中挣扎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机场跑道上,顾意和几个飞行员拎着头盔和工具包说说笑笑地走过来。顾意停下脚步,下意识地看着跑道上奔跑的霹雳火队员,她的目光在寻找那个熟悉的身影。强光灯下,许飞浑身泥泞,大口地喘息着猛跑,顾意看着有些于心不忍。白鹏察言观色地问她:“寒号鸟,有没有什么感触?”顾意一愣,掩饰地冷哼一声:“能有什么感触啊?凤凰变土鸡,他自找的。”白鹏叹息了一声:“女人心,海底针啊!”顾意瞪着白鹏:“大鹏鸟,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意思。你说得对,他自找的。”白鹏说,“他说他想换一种活法,我也替他觉得不值。”顾意没说话,低头往前走,白鹏向前几步,对着跑道上的许飞嘶吼:“呆鸟!我宿舍的床给你空着呢!战虎的飞行员休息室有你的位置!玩儿累了随时回来!”跑道上,许飞冲他摆了摆手,继续向前跑。

        2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,障碍训练场上,霹雳火的旗帜在营地上空呼啦啦地飘扬。队员们挣扎着在翻越障碍,高胜寒悠闲地坐在一旁,大声地催促着:“速度!速度!你们已经练了整整一个星期!练皮了是吧?消极怠工吗?想用这种方式蒙混过关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队员们恨恨地加速,扑通一声,曾紫陌从障碍墙上重重地摔了下来,赵小丫三人焦急地围上去:“019!”“019,你没事儿吧?”曾紫陌一脸痛苦,摇了摇头:“我……没事……你们快做你们的,省得又要挨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019!”高胜寒站起身,拎着高声喇叭怒吼,曾紫陌看过去,高胜寒打着手势示意她过去。曾紫陌挣扎着站起身,一瘸一拐地跑向高胜寒。

        曾紫陌艰难地跑到高胜寒面前,立正。两人四目相对,都很复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能坚持吗?”高胜寒语气冷酷。

        曾紫陌倔强地忍住痛:“报告!可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要太逞强。你已经坚持了一周,足以让所有怀疑你的人闭嘴了,现在退出,不丢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报告!我来霹雳火不是为了脸面!我是想真正成为霹雳火的一员!难道你的霹雳火不需要医疗专家吗?我会坚持到底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个人沉默着,心里都很难受。

        谢思潇在一旁看着,无限感慨。高胜寒避开曾紫陌的目光,摆摆手,曾紫陌转身,又一瘸一拐地走向障碍场,高胜寒看着她的背影,脸上闪过一丝痛苦。这时,马路急匆匆地跑来:“飞狼!出事儿了!”高胜寒一愣,曾紫陌也是一愣,下意识地侧耳倾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谁出事儿了?”高胜寒急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蓝妞!”高胜寒大惊,马路忙说,“班主任打电话说,这丫头把半个班的男生给灭了!人家老师要求马上和家长谈谈。”高胜寒哭笑不得,谢思潇笑:“虎父无犬女呀!暴力小萝莉,我喜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添什么乱!”高胜寒说,“老马,盯着点儿,我去一趟。”马路点头,高胜寒跳上车匆匆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3

        学校办公室,十几个鼻青脸肿的男孩儿站着在哭,蓝妞一脸不服地站在对面。高胜寒一身便装,瞪了蓝妞一眼,笑呵呵地对冷着脸坐着的杨老师:“杨老师,真是对不起,蓝妞给您的工作添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倒是没什么,你跟人家家长把事儿说明白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高胜寒转向家长们:“对不起啊,各位家长,我女儿做错了事,是我欠管教,我向你们道歉,孩子们的医药费我全额负担,对不起!真对不起!”高胜寒微微鞠了一躬,一脸诚恳。几个家长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位家长同志的态度确实不错。我们无话可说。可是您看看您女儿吧!都把我们孩子打成这样了,还瞪着小眼睛呢!”“这明摆着是不服气呀!我们现在更担心的是,我们孩子以后的安全谁能保证啊?”“就是!打一次就有可能打第二次。我们孩子可架不着这么打。”家长们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    高胜寒给女儿递眼色:“蓝妞,快跟同学们道个歉。”蓝妞倔强地扬着头:“我又没做错什么,凭什么道歉?是他们先起哄,说我是外来的插班生,说我是野孩子!也是他们先动的手!自己功夫不到家,平时训练欠火候,怨谁呀?”几个家长语塞,怒视高胜寒。高胜寒有些挂不住,厉声低吼:“蓝妞!不管怎么说,这件事你就是做错了!爸爸教你格斗术,也不是让你用来打同学的,马上道歉!这是爸爸的命令,必须执行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!”蓝妞委屈地看着高胜寒,忍着眼泪走上前,对着男孩儿们使劲一鞠躬:“对不起!我错了!”男孩们吓得赶紧往后一退。蓝妞抬起头,含泪看着高胜寒:“爸爸,您的命令我执行完了,我可以走了吗?”说完哭着跑了出去。高胜寒焦急地追了出去,留下一屋子家长们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    体育场上,蓝妞坐在台阶上抹眼泪,高胜寒站在她身后,蓝妞急忙擦干眼泪:“我坚强,我没哭!”高胜寒有些心酸:“蓝妞,爸爸知道,你今天受了委屈了。可是你动手打人,确实不对,这是原则问题,爸爸必须得坚持原则。”蓝妞哭了出来:“爸爸,我打他们是因为他们骂我是野孩子!我不想当野孩子!可是你天天忙着训练,根本就没空管我!爸爸,我想妈妈了!妈妈到底去了哪儿啊!她什么时候回来?我想妈妈了,妈妈要是能回来,我就不是野孩子了!”高胜寒愣住了,一脸痛苦地把蓝妞紧紧搂在怀里,强忍着泪水:“蓝妞,爸爸……爸爸不是跟你说过了吗?妈妈去执行任务了,很秘密的任务,她……她现在回不来。”蓝妞在父亲怀里哭着:“可是妈妈已经走了好几年了!不管是什么样的任务,她总该回来了吧?难道她要永远执行任务吗?她不管您和蓝妞了吗?”高胜寒紧紧搂着女儿,喉咙蠕动着,痛苦万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远处,一个身影匆匆走来,蓝妞抬头望过去,惊喜地叫道:“夏老师!”高胜寒也愣住了,转过身看到了夏初。夏初笑意盎然地叫了一声蓝妞,蓝妞不顾一切地扑过去:“夏老师!我都想死你了!”高胜寒走过来:“夏老师,你怎么来这儿了?”夏初笑:“我怎么不能来这儿?”高胜寒纳闷儿:“你……是专门来看蓝妞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对了一半。”高胜寒一愣,夏初看着高胜寒,“我已经正式调到这儿了,刚才在校长办公室,我和蓝妞的班主任杨老师做了工作交接,从现在开始,我是蓝妞的新任班主任!”

        高胜寒目瞪口呆,蓝妞更是一脸惊喜:“夏老师!你真的是我的新班主任?”夏初得意地笑:“当然了!以后啊,蓝妞又可以和夏老师天天在一起了!现在马上要上课了,你先去上课,一会儿夏老师再去找你,好不好?”蓝妞听话地点头,风一样地跑了。留下二人相对,都有些心事重重。

        夏初看着高胜寒:“很意外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确实……确实有点儿意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初凝视着高胜寒:“为了把工作关系调到这里,我平生第一次求了我爸爸,他也是第一次破例管我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爸爸?”高胜寒愣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什么高级干部,只是一个退休的师范大学副校长,碰巧,这里的校长是他的学生。我从一线城市的重点小学调到二线城市的郊区小学来,算是发配了,这个后门,难道也走得有错吗?”高胜寒的表情有些复杂,夏初火辣辣的目光凝视着他,“你知道,我为什么调到这里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4

        野外,队员们两人一组扛着硕大的圆木,在教员的催促下艰难地行进着。两名疲惫的队员相互搀扶着走到高胜寒面前,敬礼,含泪将编号臂章摘下,放在高胜寒的面前,含泪离去。不久,又有三个队员一瘸一拐地走来,重复着刚才的动作。

        高胜寒抬头,看着扛着圆木蹒跚前行的曾紫陌,一脸纠结。崔华盾站在他身后,一起看着远处的曾紫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第十五天,她还能撑得住吗?”崔华盾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她说了,她要坚持到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觉得,你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。从一开始你就不应该让她来。我们都了解她,她向来执拗,认准的事就会一直执着到底,不死不休。”崔华盾叹了一口气,看着高胜寒,“也许十年前的那场婚礼,是唯一的一次例外。但是错不在她,在于你的逃避和我的盲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过去的事儿就别提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主动提起这事儿的不是你和我,是紫陌。你看她现在,分明是在亡羊补牢。她比以前更努力,也更主动了。”崔华盾看高胜寒,“你打算怎么办?继续给她加码,累垮她为止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已经超过人体承受极限了,我不会再给她加码了。不管她是怎么想的,我现在最担心的是,她真的顶过去,我就没有理由不要她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我预料到的结果!”崔华盾苦笑,跳上吉普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猎鹰——”崔华盾看他,高胜寒回头看看顾意,“我听说,战虎里面有个直-10女飞行员,代号叫寒号鸟。是她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想挖人吗?”崔华盾警告他,“许飞那呆鸟可以给你玩玩,寒号鸟可不行,她的训练一分钟也不能耽搁!”

        高胜寒一笑:“我要她干什么?我这儿的女兵已经够多了,我还发愁打发不走呢!我是听说她对你一片倾心。”崔华盾打着火:“情报工作做到战虎特种航空队来了?我说,各种各的地,各收各的粮,管好你自己的事儿吧!我们走!”顾意一踩油门,驾车离去。高胜寒苦笑着,目光转向远处山坡上的曾紫陌。

        下午,机库的格斗训练场,高胜寒低头看着手里的名单:“大浪淘沙,优胜劣汰,121名队员,现在还剩下55个。我对这个数据很不满意!这比我预想的人数,至少多出了20个!”队员们背手跨立,都不敢说话。高胜寒收起名单,“不过不要紧!好吃不怕晚,越晚淘汰越刺激,淘汰还会继续,而且一定会更加残酷,淘汰速度也会更快。多问一句,有没有主动想回去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!”队员们齐声怒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你们是真的不见棺材不落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时刻准备着——”队员们的喊声地动山摇。高胜寒摇头:“我说过,我对部队的口号已经有免疫力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报告!”王星大喊,“那就请尽快开始下一阶段的训练吧!我已经等不及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都愤愤地看他,谢思潇极其看不惯地瞪着王星。王星一脸无辜:“干吗都看我?我确实等不及了!该淘汰的赶紧淘汰,我等着正式组队以后执行任务呢!”谢思潇忍无可忍,瞪着眼想上前,被高胜寒拦住。马路和几个教员对视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王星笔直地挺立着,高胜寒走到王星面前:“我记得在狼牙选拔的时候,你也这么说过。”王星一愣,有些尴尬:“报告!我还说过,我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了!我说到做到,我一定能留在‘霹雳火’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报告!”黄宝贵高喊,石磊吓了一跳,诧异地看着黄宝贵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讲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大的风啊!有人闪了舌头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哄笑。

        王星瞪着黄宝贵,两人对瞪着。石磊焦急地看着黄宝贵,冲他递眼色。高胜寒一笑:“007,有人不服气了。你自己酌情处理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!”王星瞪着黄宝贵,出列走上格斗台,立正,转身,大喊:“不服的上来!”队员们都愣住,面面相觑。黄宝贵瞪着眼睛出列,石磊忙拽住他:“025!别逞强,你打不过他……”黄宝贵眼一横:“我祖传老兽医,没有治不了的疯牛病!”说着冲上了格斗台,石磊一脸焦急地看着两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台上,王星和黄宝贵对峙着。王星皱眉:“025,你下去吧,你不是我对手。”黄宝贵哼了一声:“少废话!接招儿吧你!”黄宝贵猛地冲了上去,俩人都没穿护具,立刻打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黄宝贵疯狂地进攻,王星满脸不屑地应对,飞起一脚,将黄宝贵一脚踹飞,咣一声闷响,黄宝贵倒在台上,石磊急得一闭眼。黄宝贵咬牙站起来,瞪着眼睛又冲了上去。没几下,又被王星打倒在地,鼻血直冒。

        王星一脸轻蔑地看着黄宝贵:“025,你行不行啊?”黄宝贵擦了一把鼻血,又冲了上去,又再次被击倒。石磊焦急万分:“007!他都流血了,你还打!”王星满不在乎:“他自己乐意,我凭什么惯着他?024,我看你俩感情挺深的,要不你俩一块儿上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024,还等啥呢?打虎亲兄弟呀!”黄宝贵流着血,石磊愣住:“啊?二对一,不讲究吧?”黄宝贵咬牙切齿:“那你等着给我收尸吧!”石磊大惊,猛冲了上去:“俺来了!”王星一脸不屑,黄宝贵和石磊二对一,又是一阵激烈的格斗,双方竟一时僵持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才发现,这个007还是挺帅的嘛……”李珊看着台上的王星,赵小丫碰了碰她:“干吗?春心荡漾啊?”李珊斜了她一眼:“你好意思说我吗?”说着,李珊瞥了一眼许飞,赵小丫有点儿尴尬。李珊低声说:“哎?要不然,让飞行员上去试试?”赵小丫嗤之以鼻:“飞行员能做这种野蛮的事儿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007!三对一行不行?”这时,许飞冲了上去。王星不屑一顾:“随便!”赵小丫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    三人在台上打得风生水起,黄宝贵和石磊对视一眼,互相会意,两人一起冲了上去。王星沉稳应战,以一敌三,还是不落下风。这时,赵小丫脸一横,冲了上去:“007,四对一怎么样?!”许飞皱眉:“015,你干什么?”赵小丫一扬头:“没什么,同生共死。”许飞愣住,紧张地四下环顾,压低声音:“你电视剧看多了?我和你有关系吗?”赵小丫不管:“我是说我和你同生共死,又没说你和我。”许飞头有点大了:“那不都一样吗?闪一边儿去!”赵小丫一脸倔强:“我不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星站在对面,呈格斗防御姿势看着两人,皱眉道:“嗨嗨嗨!干吗呢?搞对象下去搞去!”许飞慌忙解释:“谁跟她搞对象了?!”王星收起拳脚:“那你们干吗呢?还同生共死的。”赵小丫心一横:“007!你……你少废话,你就说打不打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打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打女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怕了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至于吗?你下去,换两个男的来!看我怕不怕?”

        黄宝贵肿着脸吼道:“015!别耽误事儿!我们马上就赢了!”许飞厉声道:“下去!你就别跟着掺和了!”赵小丫恼羞成怒,上去就打,王星慌忙举手格挡:“你们可真行啊,三个大男人,让个女的先上!”许飞一看不好,赵小丫被推回来,直接上去:“打不过也跟你拼了!”其余的也跟着扑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王星以一敌四,毫不迟疑,也不吃力。一团混战,四个人都被打出去。王星刚想冲过去,黑龙冲着他汪汪地狂叫,众人吓了一跳。谢思潇跃上格斗台,看着赵小丫四人:“行了行了,太丢人了,四个人打不过一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再来!”许飞站起身要冲上去,谢思潇一伸手,转向王星:“007,算了吧,我看他们还真不是你的对手。”王星揶揄道:“谢谢教员抬爱,我也是这么想的。”谢思潇轻蔑地看了他一眼:“别一口一个谢教员的,我有代号,我叫蜘蛛蟹!废话少说,咱俩练练?”所有人都愣住了,都看向高胜寒,高胜寒笑,不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王星看着谢思潇:“我说过了,我不打女人。”谢思潇活动着筋骨:“没关系,你可以挨女人打呀!打赢了,我就如你所愿,改名叫大闸蟹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星瞪着谢思潇,没动。

        谢思潇看他:“007,准备好挨打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真以为我怕你呀!”王星皱眉,看着台下虎视眈眈的黑龙,“那你别放……黑龙。”谢思潇冷笑着:“黑龙!坐!”黑龙乖乖地坐下,吐着舌头看着两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定!”黑龙一动不动。谢思潇看着王星:“你还有什么要求?”王星撇撇嘴:“还是算了吧。你好歹也是教员,我把你打太惨了,不利于你今后的工作。”说着就往台下走。说明迟那时快,谢思潇一个飞腿直接把王星踹趴下了。王星暴怒地一跃而起:“你玩儿阴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思潇笑笑,轻蔑地向他招招手,王星怒冲过去,两人都是格斗高手,打起来都带着风声,落在身上都是闷响,台下的学员和教员们看得眼花缭乱。

        黄宝贵站在台下过瘾地大声叫好,兴奋得不行,石磊看他鼻青脸肿,皱眉说:“你就别喊了!擦擦血!”黄宝贵擦了一把鼻血,一脸兴奋:“看见没?什么牲口有什么人治!”石磊把毛巾递给他:“俩人还没分胜负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高胜寒抱着胳膊,冷眼旁观。

        台上,王星的手下意识地奔着谢思潇的胸部而去,谢思潇大惊:“干什么?!”王星也恍然,赶紧收手,谢思潇一肘子砸倒了他,王星气愤地爬起来,从嘴里吐出一口血水:“你讲不讲规矩?我看你是女人才……”谢思潇一瞪眼:“你活该!”王星又一脸愤怒地冲上去,两人完全打急了眼,都是鼻青脸肿。谢思潇一改套路,勒脖子拽胳膊,两人扭打成一团。王星大惊:“泰拳?!要我的命啊?!”谢思潇一扬头:“怕了?!”王星努力招架,两个人都下了死手。

        高胜寒冷冷地看着。马路急了,走到高胜寒面前,低声说:“飞狼!不能再打了!再打下去非出人命不可!”高胜寒轻笑:“没事,死不了人。”曾紫陌也忧虑地看高胜寒,高胜寒看她一眼:“他们俩还是有底线的,要真的想弄死谁,都不超过三十秒。难得的高手过招,你们都好好学学,什么叫作当代搏击!”队员们都忧心忡忡地看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台上,两个人已经打得都很难站起来,仍然起身,跌跌撞撞地冲向对方。一阵搏命的撞击,最后都猝然栽倒,流着鼻血,又艰难地站起来。高胜寒看看马路,马路会意,赶紧冲上去:“停!停下!马上停下!”两人推搡着站起身,彼此怒视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!今天的……切磋,就到这里!赶紧下去!”马路命令道。谢思潇咬牙坚持着:“胜负怎么算啊?”马路一下愣住了。王星肿着脸说:“当然是我赢了!你改名叫大闸蟹吧!”谢思潇不服:“凭什么?”王星看她:“你是女人,有好多部位都不能攻击。”谢思潇嗤之以鼻:“你不也一样吗?姐要是想干掉你,你早死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完了?!”马路一声怒吼,“我做主了,你们两个算平局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行!”两人难得的异口同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能接受平局!你还想打,我奉陪到底!”王星不服地看着谢思潇,两人对峙着。王星仰着脖子:“那接着打!”马路怒了:“没德行了?!今天的格斗不能再比了!”谢思潇瞪着他:“那比射击,你敢吗?”王星冷笑:“随便!我奉陪到底!”谢思潇看高胜寒,高胜寒笑笑:“我等着看结果。”两人目光对视,互相较着劲儿。

        5

        后山的靶场上,队员们列队站在地线外,教员们也在周围观战。

        谢思潇和王星都是鼻青脸肿。在他们面前,摆着一排各种武器拆成的零部件,有手枪、微冲、自动步枪和轻机枪。高胜寒坐在后面的车上吃零食,曾紫陌看他:“你是故意让他们斗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好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战士之间的不团结,能用好看和不好看来形容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曾队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现在不是卫生队的队长,我是019。”曾紫陌冷着脸说。

        高胜寒无奈:“好吧,学员019。你是优秀的基层指挥员,在你看来,团队的团结高于一切,因此你会采取措施来防止部下产生矛盾,发生争斗,好让大家拧成一股绳,劲儿往一处使,形成一个同生共死的钢铁战斗集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有什么不对吗?”曾紫陌不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没有错,这是解放军的部队都应该做到的,也是基层指挥员的责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还要放大这种矛盾?让他们这么互相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现在让他们斗,是因为霹雳火还没有正式组建,没有这个部队。现在是集训选拔期间,我想看见的就是他们不服气,互相斗,把自己的本事展现出来,相互刺激,然后相互促进,其实就是共同进步。选拔总是残酷的,我总是要选择最好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霹雳火组建以后呢?个人之间的矛盾那么容易化解吗?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容易,但是会化解。”高胜寒看着曾紫陌的眼神,“你别不信,战场上的残酷无情,大于个人之间的矛盾,只有背靠背,肩并肩,同生共死,才能生存下来,完成任务。别看他们现在斗得欢,以后都会明白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是谬论!强词夺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些事我自己有数,这是我的集训,019学员。”曾紫陌不吭声了,高胜寒的目光转向两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还跨立站着,马路站在武器前:“比赛从手枪开始,依次是微冲、自动步枪、轻机枪,你们想比出个结果,那我们就看到底谁能胜出。准备好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时刻准备着!”两人互相不服气地瞥了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马路拿起秒表:“比赛开始!”两人几乎同时冲向前面,组装着已经被拆成零件的手枪。哗啦一声,两人几乎同时组装完毕,上膛速射。二十米开外的两个靶子,几乎同时出现了10环。两人放下手枪,迅速组装着自动步枪,然后快速冲刺,上膛射击,对面的啤酒瓶几乎同时一枪一个,队员们看得眼花缭乱。许飞赞叹地看着谢思潇:“这武警的美女还真有两下子啊?”赵小丫眼神复杂地看他。黄宝贵看得目瞪口呆,惊得直咂舌:“啊呀,真的是高手对决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两人已经换了轻机枪,嗒!嗒嗒!清脆的点射声,都很精准,几百米外的靶子都是应声而落。射击完毕,两个人都是不服气地看着对方。马路拿着靶纸:“平局!”高胜寒笑笑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行人来到野外,一千米外,两只鸡拴在柱子上,不停地扑腾,鸡毛在空中乱飞。

        谢思潇和王星分腿跨立,两把“高精狙”摆在他们面前。高胜寒坐在车上高处看着,放下望远镜。马路看着两人:“你们俩可真的想好了,现在不比了,还不丢人。狙击步枪射击一千米外的运动目标,这对老狙击手来说都是高难度——你们观摩的也记住,人头的大小,和活鸡差不多,我们对狙击手的要求就是射击人头,这样才能一枪毙命。”谢思潇眯缝着眼看前方,王星看她:“你要是不行就认输吧!”谢思潇冷笑:“我的字典里面还没有‘输’这个字!”马路看着两人:“准备好了吗?——预备,开始!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个人冲向面前的“高精狙”,卧倒,上膛。瞄准镜里,两只鸡还在扑腾。两人都在盘算,在场的队员们都屏住了呼吸,30秒后,两人几乎同时扣动扳机,子弹应声出膛,砰!一千米外的两只正在扑腾的鸡应声而爆——又是平局。

        反坦克训练场上,谢思潇和王星扛着反坦克导弹在射击,炮弹脱膛而出,两颗导弹几乎同时命中前方的两个靶子——被钢丝拖着的两个靶车应声爆炸。学员们目瞪口呆,黑龙也卧在地上,困惑地看着二人。黄宝贵捂着肚子直喊饿:“我说这两人还有完没完啊!过了晌了,不吃饭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夜色里,炊事班的后厨房传来一阵咔咔咔的切菜声——谢思潇和王星穿着作战服,正在切土豆丝。队员们坐在食堂里,个个都是饥肠辘辘,只有高胜寒和教员们兴致勃勃地等待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厨房里,王星和谢思潇在炒菜,两人热火朝天,眼神里都是不服气。不一会儿,两桌大餐一字排开,两人满脸油烟地背手跨立。众人拿起筷子,排队品尝。高胜寒夹起一块豆腐,抬眼,两人几乎都屏住呼吸,高胜寒一声高喊:“平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坐在桌子前,快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飞虎旅的游泳馆里,旅长王浩正哼着小曲儿,穿着泳裤披着浴巾进来。灯一打开,王浩正准备下水,吓了一跳:“搞什么?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星和谢思潇全副武装,高举步枪在泳池中央踩水。黑龙蹲在岸边哈舌头。王浩忍住气纳闷儿地问:“你们俩,在我的游泳池里面干什么?!”王星举着步枪:“不好意思,旅长!我们在比武!我们还没分出胜负呢!旅长,很快……她就快认输了!”谢思潇不停地踩着水:“胡说八道,我在长江边长大的,游泳是天性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浩穿着泳裤气急败坏地一声大吼:“分个狗屁胜负!你们大晚上的不睡觉,到我的游泳馆来捣乱!把我吓个半死,你们拍倩女幽魂呢?!滚!赶紧滚!我不想再看见你们!滚!马上离开我的游泳池,滚到我看不见的地方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旅长!”两人狼狈不堪地爬上岸。王浩看着两人,气不打一处来:“还全副武装下水,这整池子的水不要换吗?水费不要钱吗?从你们工资里面扣!”两人都是一愣,王浩举起旁边的塑料椅子直接摔了过去:“滚!”两个人狼狈不堪往外跑,黑龙还趴在泳池边上,王浩指着黑龙:“还有你,狗东西!滚!”黑龙急忙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高处的山地上,夜色笼罩。谢思潇带着黑龙,打着手电在看地图:“这回总算赢了你了!”这时,前方出现一阵手电的亮光,影影绰绰。黑龙蠢蠢欲动,开始汪汪地低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跟你说多少次了,不带放……放黑龙的!”王星的声音传过来。谢思潇一脸懊恼:“怎么又是你啊?!”王星从那边的树丛里钻出来:“不是我还能是谁?!妈的,这次又平局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以为我想跟你平局啊?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还有狗……不是,黑龙引路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个大男人,跟黑龙较劲儿?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现在知道我是大男人了?!你个小女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滚!比不过我,你还有脸说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接着比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挂在腰间的对讲机传来高胜寒的声音:“你们两个,滚回来睡觉,已经过就寝时间三个小时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飞狼,我们还没比出胜负呢!”谢思潇看王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明天再说,这是命令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明白!”谢思潇不服气地看了一眼王星,带着黑龙走了。王星看着她的背影:“我不得不佩服你,你真是女神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吧是吧,现在知道我是女神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还没说完呢——女神经病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黑龙!”谢思潇回头,黑龙汪汪汪地扑了过去,吓得王星掉头就噌噌噌地开跑:“不带放狗——放黑龙的——哎哟!”谢思潇笑了,打了个呼哨,黑龙掉头回来了。王星满身泥泞地从沟里爬起来,吐出一嘴泥,狼狈不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