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乐小说 - 都市小说 - 芙蓉帐:权相的掌心娇重生了在线阅读 - 第485章 物在人亡

第485章 物在人亡

        中箭的那一刻,挥剑的人动作明显一滞,就在这时,险被偷袭的人转过身来,一脚将人踹开。

        梁婠暗暗舒了口气,不想那边正对上投过来的目光,视线相触的一瞬,他先是一愣,似是不敢相信,随即又是焦急又是担忧,不过须臾,情绪变了又变,心下五味杂陈、百感交集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今日要来见王庭樾,所以除了用黑灰稍稍抹了下脸,梁婠再没有做其他伪装。

        待放完最后一支冷箭,王庭樾几步冲上来,抓着梁婠的手,将人从山坡后拖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发丝微乱,衣衫上还带了血,可根本顾不上理会自己身上的伤,载满担忧的眼眸牢牢盯住她,眼眸明亮而又热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会在这儿?”

        低哑的嗓音在极力保持镇定,发颤的尾音却暴露了他真实的情感。

        梁婠没有回答,垂下眼往他的手臂上瞧,幸而伤口不算太深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口里催促:“咱们还是快点找地方给你包扎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庭樾听着她的避而不答,再瞧着她蹙起的眉尖,强行压下想替她抚平的冲动。

        有那么多话语、那么多疑问,却悉数堵在喉咙里,连个片言只字都吐不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方才殊死一线,他几乎以为今日逃不掉了,谁曾想,他不但死里逃生,还是她出手相助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是毫无预兆的,就这么出现在他不经意的回眸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胸口的激荡澎湃,久久不能平静。

        想要说的、想要做的,那么多,可是什么也说不出、什么也做不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他也曾以为自己真能像说得那般简单,仅做她的兄长就已满足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生死攸关之际,他才明白,所谓的兄妹,不过是掩藏真实情感与心思的一块自欺欺人的遮羞布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一直迷恋、享受的是他们之间这种异于旁人的亲昵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从来都不是他的什么妹妹,而是从他少年起就无比爱恋、渴慕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是平时遮遮掩掩、藏匿于怀,唯有更深人静时,才敢悄悄显露的私心与愁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兄?”

        梁婠眨眼疑惑看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怎的,她感觉这炯炯的目光,是一种陌生的火光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庭樾深深望着她的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从前他是多么喜欢听她唤他一声阿兄,就是这声阿兄将他们拉得更近,可殊不知,也是这同样的一声阿兄,从最初就将他们隔出了浅浅的距离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永远只会将他视作情同手足的兄长,而非生出眷眷之心的萧郎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庭樾颤颤抬起手,几乎是不受控制地想要抚上这张刻在心上的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婠,往后别再唤我阿兄,我想你唤我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皇后娘娘!”

        忽地,马匹长嘶一声,有人从马背上一跃而下,冲着四目相对的两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裴耀难以置信盯着穿一身男子短打的梁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皇后娘娘,您怎么会在这儿?”

        高昂的一声像一记惊雷,狠狠地击中了王庭樾的神魂,瞬间叫人意识恢复清明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连忙撤回手,急退两步,一时觉得羞愧难当、无地自容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怎能对她说出那样的话、甚至还想——

        怎么可以?

        王庭樾懊悔低下头,扯着嘴角勉强问安。

        梁婠还未开口,便被裴耀打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臣拜见皇后娘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近前两步后,恭恭敬敬行礼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身后的将士也跟着行礼。

        梁婠匆匆扫一眼王庭樾,视线重新落在裴耀脸上,免了他们的礼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听闻涂阳失守,便想过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裴耀神色一黯,是明明白白的痛心。

        涂阳伤亡惨重,梁婠是知道的,就连赵琰将军也命丧此役。

        莫名地,脑海中就闪过那晚大家共同御敌的画面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有天微亮时,城门大开,她紧追着周军将领不放,赵琰将军焦急追上她,劝谏穷寇勿迫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她目光低垂,稍稍缓了缓,才问:“裴将军的腿伤如何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裴耀醒神,忙忙行礼:“臣多谢皇后娘娘挂怀,这点小伤不足挂齿,臣已经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好多了?

        他来时骑在马上还不明显,唯独站在地上,行走之间有些跛。

        梁婠瞧他:“这两日,我再帮你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裴耀摆手拒绝,连称不敢。

        梁婠也不多言,收好小弓箭:“我们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。”两人应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刚迈出一步,她记起还躲藏着的妇孺,忙转身往回走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庭樾、裴耀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    梁婠简单说明原因,又道:“我虽然不知涟州城能坚守多久,但一群毫无反抗能力的妇人孺子守在破落的村子,那便随时都有可能丧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至于涟州城,能庇护他们多久就算多久。

        再说,他们家里的男丁尽数上了战场,现在已然不知是死是活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说完,众人都默然不语,气氛沉重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庭樾本是带着一队士兵外出找寻食物,不想碰上刺探军情的周军,这才发生小规模的打斗。

        裴耀得了信,便立刻带人来支援。梁婠看一眼倒在地上的几个大筐子,也就能猜到城里是个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,他们兵分两路,一路由王庭樾领着清理战场,另一路,梁婠与裴耀去寻妇孺。

        月上中天,他们站在涟州城外。

        伴随着闷闷的吱呀声,厚重的大城门缓缓推开。

        梁婠微微仰起头,就看到涟州两个大字,在黑夜里并不显眼。

        裴耀拨出几个帐子,暂供这些妇女孩童居住,奈何他们瞧见士兵,甚是拘谨害怕,死活不肯就这么进军营。

        梁婠只好陪他们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待领着他们一处处瞧完,这才放下心。

        梁婠又安顿一番后,已是身心俱疲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想刚一转身,有一团人影直冲上来,惊得她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    来人又惊又喜,激动叫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皇后娘娘,真的是您!您真的回来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钱铭圆滚滚的身子像一座小山,生生挡住了梁婠的视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皇后?”

        身后的妇女们大吃一惊,直抽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先前瞧见当兵的对她客气有礼,只想着她是官家娘子,如何也没想到竟会是当今的皇后娘娘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梁婠皱了皱眉,这个钱铭,她原还打算今晚跟他们住一晚,现在倒好——

        她伸手想将挡在身前的人推开,不想有人先行一步,将他一拽扯到一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高潜凝眸瞧着她,脸上没什么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等梁婠看清他,只觉眼前一黑,没了意识。

        喜欢芙蓉帐:权相的掌心娇重生了相的掌心娇重生了

        dengbi.net      dmxsw.com      qqxsw.com      yifan.net



        shuyue.net      epzw.net      qqwxw.com      xsguan.com



        xs007.com      zhuike.net      readw.com      23zw.cc